冒泡

我于上周日匆匆出门,远赴千里之外,出个小差。

原先预计等我周五回去老爷去接机。

 未料周二一早听闻老爷睡觉扭伤了脚丫,伤病缠身,生活不得自理。

开始没觉得有多严重,还跟他开玩笑,我才出门2天,你晚上几个人睡觉,怎么会把脚伤成这样。

 于是7点钟不到,我就电话联系平时关系比较好的一个朋友,他还在睡梦中,请他送老爷去医院,好歹有车有人帮忙挂号,朋友很是仁义,8点不到就接老爷去了医院,一早上挂号,买药,应该忙得小腿打屁股了。

 兄弟姐妹多就是好,于是电话1个个遥控过去。我们家6个人在上海(3男3女),1个主力病了,2个出差,1个远在上海郊区,1个大肚子,唯一能用的就剩1个小姑娘,电话过去小姑娘还在睡觉,约她帮忙晚上下班买点红花油,再给姐夫买晚饭

于是每天上班前和下班后,2个小MM就轮流送饭,涂药。。。

周四,我老婆火速从网上买了拐杖过来,真是雪中送炭,不然另外一只脚压力太大,保不准也要受伤。。。

 家人,朋友的悉心照顾,熨平了部分我揪着的心。 而我就只能电话慰问,直到电话打爆了。

 眼看明天就要回去,但愿我到家一切都好了,就当我做了一个梦,这一周恍若隔世。

老爷,如果我回去你还没好,周末我就带这你去地铁里卖艺去,你带着吉他,我带着电子琴:)

老爷,不要担心落下啥后遗症,我不会嫌弃你的,安心养伤:)

衷心地感谢所有送来关心慰问的兄弟姐妹!

黄山游记

清明去了趟黄山,算是和领导第一次出门旅游,也是我们第一次爬山,现在想想,我们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我们就真的爬上去又爬下来了,哈哈。

之前看了一些功略,最后都没有用上,因为没有去过,功略上说的压根一点印象也没有

【上山排队】

我们路线是:从前山玉屏索道上山,9点到慈光寺排队等索道,结果到12点半才到索道口,等到上山索道。而从慈光阁到玉屏索道口大概1000米?甚至不到,天气那叫一个好,阶梯上人山人海,说实在的,当年世博会就在家门口我们都没有去,就是害怕那个恐怖的排队时间,但事实证明,清明小假黄山的这个排队高峰同样吓人,不亚于世博馆,3个半小时,我们始终保持仰望的姿势,练就了颈椎,大多数时候不能两个只同时站立在一个台阶上,几乎被挤成肉饼子,不是手拉着领导,一定会被一波波人流挤开、失散。。。我家领导用他坚实的身躯为了建造了一个肉墙,我就躲在他身前的空隙里偷偷喘息

 

【上山索道】

等我们坐到上山索道缆车里,才觉得这一上午的排队都没有白费啊,又可以歇息一下站得发酸的腿,3个半小时的等待,16分钟的索道,一车共有6人,伴随着5个女人的阵阵尖叫,片片山川缓缓从我们脚下往后走开,我和领导一人拍照,一人录像,真不愿错位每一棵树,每一块石头。人在空中游走,山下成片的绿色那样渺小的飘过,那一颗颗从石头缝里吱呀出来的不知名的树,似乎很像却又完全不同,是的,没有完全相同的两棵树,真的不同。

【迎客松】

大多数上山来的都是看迎客松的,我们也不例外,不会错过,迎客松,送客松都瞻仰了一下,说实在的,我更喜欢迎客松旁边那一片一片秃秃的山,就“江山如此多娇”的题字面,蓝山背景也把山衬托得那样伟岸。

【莲花峰】

迎客松之后,走过好汉坡,我们补充了下能量,准备上山。说实在的,我们也是没有目的的走,只是一路向北,只是奔着爬山而上的,却不知道我们攻克的是黄山第一高峰:莲花峰,1864的海拔高度。

第一次爬山,我们啥工具也没有带,我穿着平底的皮鞋,后来发现鞋面上划破了一个口子,心疼死我了。

主峰的路上山路很是突兀,很多峭壁几乎是80度以上的角度,我们就是手脚并用,真的是爬上去的,压根不敢回头往下看,其中还有一段主路,窄得真只能容得下一个人上下,特别是微胖一点的人(哈哈)。

越往上温度越低,有几块转角的阶梯路段结冰都没有融化。

另外一个问题是没有带手套,就徒手扒着山石而上。下次再爬山一定要带手套,这个应该是必备的工具,不然很伤手。

下午3点,我们终于登上了莲花峰的绝顶。绝顶上平面地方不是特别大,很多游客在歇脚,四周锁链上挂着很多上锈的同心锁。

一览众山小,也就是那时候的感觉。有人说在莲花峰山顶可以看到天目山,庐山,华山等等,但说实在的,都是山,我压根我就不认识哪里是哪里,连东西南北都不认识了,还能知道哪里是哪里呀!

【下山】

本来导游说走前山玉屏索道上山,最后从后山云谷索道下的,但询问了山顶的工作人员和一些从云谷索道上来的游客,大家都说如果我们从莲花峰去到云谷索道一定天黑了,肯定来不及,时间紧迫,我们决定还是迎着原路下车的,一是累,二是陡,下车的台阶上,我感觉我一度我的腿像筛糠似的那个抖,真应该视频录下来,一定要笑死我了。

快到山腰下的时候已经是下车高峰时间,陆续也开始排队,但整体上没有上车时候排的时候长,但我们是从太阳公公在天上,一直等到月亮婆婆出来才上了索道,等我们到山脚下的时候已经晚上8点10分,导游就等我们2个人,还好比较仁慈,没有落下我们,不然我们要自己找车子到市区,或者只能被迫住在山脚下了

 

【黄山老街】

老街风格其实和城隍庙类似,最大的不同是,黄山老街主要以笔墨纸砚为主,透着些许文学底蕴,游走于各家砚台柜之间,有点近代私塾是意味,俨然扮作文人,其实是个粗人。

【花费】

主要资费:门票230*2+上山索道80*2+下山索道80*2

吃饭:我们带好了水和水果,又买了KFC备着,没在山上吃那80块一份的番茄炒蛋,基本上2人一天吃的加上来没有超过100块,后来下山途中水全部喝光,实在渴得厉害,买了一瓶8块钱的矿泉水。

【感受】

长期工作压力下,适当地旅游一次,放松身心,美好的事物谁不喜欢呢?你说对吧?哈哈

上山下山途中,我们遇到了一位50岁左右的大爷,他也独自爬上山头,真应该跟他合影一张以示敬仰。

 

All we need is Love

1.

久违的老朋友联系了又失去联系,因为他们不再是从前的他们,就像遇到了一个长得很像的人,却不是那个。看到他,只会让你想念另一个人。

我在他们眼中大概也是这个样子,翻看自己泛黄的老照片,有时候恍惚间也不确认那是不是曾经的自己。

2.

人是一点点变老还是突然变老的呢?人是一下子还来不及反应过来就突然老去的吧。我清楚的记得我爸妈变老的那个瞬间,那一瞬之后我才觉得自己长大了,姥姥在我有记忆的时候就已经老了,爷爷奶奶在他们死去的那一刻才变老。

过去我曾经苍老,而今我风华正茂。说这话的是鲍勃·迪伦,这话说的在理,人生就像读书,读厚再读薄。

从单纯到复杂,再复归成熟的单纯,找到本真的自己,获得真正的智慧。这也是轮回。

3.

五年一晃儿就过去了,小鱼同学在做老婆的方方面面都有很大进步,我很欣慰。

我们现在经常回忆刚在一起的时候过的清苦的日子,忆苦方知甜。每一天都能体会到,当初互相的选择是多么正确。

清冷的冬日,有你在身边,夜色也显得格外温柔。

4.

爸妈来了,又走了。

和他们在一起,三十多岁的我又变成了孩子。和他们聊天,陪他们打牌,给他们烧菜吃,好像这十几年从未离开过他们身边。

老爸完成了自己一辈子的工作,闲了下来,习惯了忙碌的他突然停下脚步,多少有些不知所措。老妈做了一辈子全职太太,现在不用每天迎送老爸上下班,不用赶时间准备饭菜,也有些不习惯。

他们要卖掉老家的房子和我一起背井离乡,来到这个他们完全陌生的城市。

家里的老房子有我全部的童年记忆,头两年回去,家里我的房间还是老样子,书架的位置以及里面的书,床的摆放,窗台上的塑料花,一如往昔,好像我去世多年后的故居。而这一切都要没了,童年终将逝去。生命中不停的迎接和送别,体会着世事无常。

5.

和妈聊天,妈妈对我说:该要个孩子啦。我说:我多少有点儿怕,这三十年,我带给你们的痛苦和烦恼要远远多过快乐和欣慰。妈妈怔了一下,慢慢的说:还是快乐的时候多,快乐的时候多,要多得多。我的泪水差点儿夺眶而出。

很多情感,太年轻的时候是体会不到的。亲情和爱情都是。年轻的时候只知道索取,年长之后才知道更要付出,才能分辨出什么是垃圾什么是爱。

我全部的悲喜,都只为着那普通的生活。

“理财”

我的钱包隔一段时间不整理就会满得塞不下东西,然后我家领导就要威胁我再不整理就连钱包一起全部丢掉。

今天自己实在看不下去,纸币,零钱,发票,车票,名片,塞了满满一下。

其实不能怪我,每次人家找完钱后我在马路上整理钱包就要被数落,大马路的就把钱包都抖落出来,让小偷知道你有多少钱啊?在多次的数落之下,我就养成了这样的习惯,找完钱我就连发票一起塞钱包,然后回去就忘记整理,周而复始

整理一圈,小有成就,发现我钱包里钱还真不少,足足有30多张大大小小的,很是得意。(好像这些是意外之财)我有个习惯,人民币整理起来喜欢一顺溜的,而且人头像必须朝上心理才觉得踏实,好歹对得起毛主席啊!都摆整理了发现从5元到100元纸币,都是2005年的,不管新的旧的,于是跑去看领导钱包里的,也全是,领导钱包可真干净啊,只有钱,而且人家张数很少,但总金额却比我多,领导就是领导啊。

然后我们就白胡起来,你说这个造币厂就2005年造完后就不造了吗?一直休息吗?工人不就要下岗啊?

有些钱很新,新得有点硬,我怀疑是假的,领导说不可能,比如你这5块的,谁为这么小的币值去造假啊,还不够开个模具钱?(大哥,你难道知道开个模具要多少钱啊?)不过有道理,要造假,干脆就往大里造啊!

再比如多年前,谣传的人民币都是有死刑犯造的,这个谣言我是在看了《穆斯林的葬礼》后才算彻底抹平的,因为天星就是在造币厂啊

不知道问google,一go就知道

有山靠山,无山独立

早上浦东机场迎来送往,人头攒动,爸妈回去了,家里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于是,我们就恢复到了2人凑合过日子的地步。

之所以用凑合,那是和他们在这里的日子比较,我们之前过得确实不怎么的,饭菜有一顿没一顿的。美好的日子总是短暂呀,不知道他们要什么时候才能再来,使得我们这个小家更加鲜活得有家的气氛。日子总是有向往,有比较才越来越有奔头呀,大家有劲往一处使唤才能离目标越来越近啊!

昨天晚上,我们家4个人都在凌晨3点多就醒了,都没睡好,离别的心情都是纷繁复杂的。我妈说有山靠山,无山独立。

这会儿领导看完F1补觉去了,而我的觉在机场回来的路上已经补得差不多了,这午睡不算午睡的时间我还真睡不着。

从今天开始做某一件事。

从今天开始继续做某一件事,接下来的1个多月是忙碌的日子,这2012年的开头,好歹有个开门红,一定要加油呀!2个王同学!

安逸

前几天领导把博客续了下费,一年又过去了。如果统计一下去年写的,数量上应该是前年的一半不到吧。订阅了一些博客,刚发现大家更新得也不是特别多,微博的原因大家写得都少了吧?或者和我一样,生活过于安逸了,没有啥感想了,只知道尽情地享受了,懒虫就在享受中滋生着了。

吃完饭和领导小区里溜达了一圈,没那么堵得慌了,告诫自己,明天不要吃太多。说实在的,每天家里4口人,吃得最多的是我,而最瘦的依然是我,全家老小,一个一个都在控制饭量,朝着健康饮食的道路上大踏步,而我干吃不胖,老妈都快灰心了,我说妈呀,不能怪你,这20多年的薄弱底子,真不是一天两天就是肥沃起来的。

周末领导终于如愿拿到了吉他,这一天兴趣可浓厚了,稍有一闲暇就抱着吉他练习着,拨弄琴弦,悠悠扬扬,俨然艺术家的阵势。

为了配合这份浓郁的艺术气息,我把电子琴也请出来了,于是家里就琴琴瑟瑟,我们都是初学者,一时还弹拉不出完整的调来,我可是调低了音量,关好了窗户,真怕楼上楼下到居委会告我们扰民。

两天下来,我看领导白嫩的手指头已经快磨出茧子来了,唉,这修长的手指头啊,就快要为艺术献身啦。

我现在只会右手弹琴,左手一时不知道怎么放了,这弹琴真跟打字一样,一定要把指法搞对了才是基本的。显摆一下,今天一天,我只学会了《铃儿响叮当》,333 333 35123 4444 433 3221 25

龙年伊始

第一年在上海过年,没有对联,没有鞭炮,少了20多年来传统的年味,但是一家团圆的喜悦相信是什么也比不了的。

席间,老妈说这是我们结婚后第一次一家人一起过年,仔细想想,也真是,之前都是在江苏过的春节,春节的情结,在老人心里终于打开了。妈妈,以后日子长着呢,以后的每一年都将会是一起了,短暂的离别就是为了更长久的团聚嘛。

除夕之前给我妈打电话,她老人家倒心态蛮好,两个女儿都出嫁了,今年也是第一年家里过年人数最少的,希望明年小帅同学能多带个成员回家。

过去的一年,主要的变化就是工作的调动,也算是对多年来实战的一个回报吧,说实在的,这一年学到的东西真可以说是之前几年的,毕竟新的领域学什么都是收获。

学习上,没有什么特别的成绩,该过的课程都过了,我的近现代史完全是领导的功劳,在此特别感谢一下哈

去年年底的时候,我们换了下住房环境,虽然还是租的,但整体跟之前比较算是一个进步,想要的基本都满足了,希望这是最后一次租房搬家,没啥特别情况基本也不想再动了,领导书太多,搬一次感觉真对不起搬家公司那些瘦弱的小朋友,于心不忍。

新的一年里,希望可以完成另外一个大心愿,其他一切皆浮云。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也在不断地成长,但成长远远不够成熟,更多的责任、平和的心态是我们需要反思的

龙年行好运,新春快乐,身体健康,我的家人和朋友们!

新年好

2011就这么过去了,期待的2012全面开始了,奥运会还4年一个轮回,期待2012有更多美好的事情发生。

爸妈终于过来了,期盼已久的好日子就这么来了,我们的生活规律多了,起码能按时吃上饭了,不愁下班吃啥的日子是这样的灿烂,此刻我都忍不住嘴角上扬起来。希望规律的生活能把我们调理到正常的轨道上来呀!

下午还跟领导讲,不能怪现在很多小孩生活能力差,那完全是因为他们在父母身边生活,逐步丧失了自理能力,最近我的自理能力就有退化的迹象,都是甩手掌柜的当的。

新的一年祝愿所有朋友都心想事成,身体健康!

 

逃啊逃

迫于窒息的工作压力,一度困扰得我几乎失眠。

于是,我选择了逃避,索性放下所有一切,把自己置身于工作之外,实实在在地当了一个逃兵。

说实在的,我无法把工作做得很完美,又把家里照顾得很周到,我真的没有三头六臂。

一直在领导的宽容下,我欠下了一批又一批的家庭主妇债,终于有一天,自己忍无可忍了,真的看不下去了,俗话说,出来混的,欠下的债总是要还的。

其实领导并没有给我任何压力,只是我自己逼不住了,想要做得完美一些,小小的本我一直占据着某一个重要的位置不肯下来。

于是,完全的解脱出来,补觉,睡到自然醒来。

关掉家里的网络和手机铃声,做家务,洗所有能洗的东西,直到没有地方晾晒。

基本上把家务补得差不多了,空闲下来也有充分的时间来思考,领导不辞辛苦地给我分析现状,一步步捋清思路,句句点中要害,渐渐明朗起来,那些解不开的心结,放不下的缠根盘绕的头绪,YES说得太快,也是另外一个主要原因。

说实在的,工作这么多年了,第一年感觉压力实在是大。有时候想想,本身就没有任何人给我压力,干脆就做一个得过且过的人吧,多少逍遥自在,但另外一个我却拧灭了这个念头。

经历的种种,原因还是在自己给自己的压力,自己做的选择,选择停留还是继续前进,选择怎么走下去。人生走一遭,不经历洗礼真是白来一趟了。既然最坏的结果不过如此,那又怕什么呢?逃避未必是错误的选择,是卸下包袱的另外一种方式,对自己示弱有什么呢?

思考完毕,一身轻松,分别电话给我最亲的家人和朋友聊聊家常,一切阴霾终于划上了句号,女人啊,真是个情感复杂、瞬息万变的生物。

我是逃兵,以后我要不断地当逃兵。SO W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