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悲哀

联想到这个词组真的很悲哀,又似乎觉得很卑微

感觉日本鬼子和纳党就潜伏着,随时举着写了“XX与狗不得如内”的字样

当一次一次因为披着OP*的名义而被筛选出局后,我真的感觉到OP*真的成了日本鬼子口要杀害的华人,又一会儿成了纳份子刀下的犹太人了。。。

行政班车,“年年有余”,还有会更多更多。。。

更悲哀的是不管op*的人逃到哪里,却永远带着刻着字的袖章,被区分在界限之外,而似乎没有反击之力,哦,可怜的op*人啊

这个女人也太一手遮天了

我为什么要做op*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