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忘记在这之前什么时候休过双休了,当这两个星期的双休过去的时候才发现,休个双休是多么惬意,多么奢侈的事情,仿佛过了好几天。

曾经光杆司令的时候,周末总是去加班,一个人在家是比较无聊的,那时公司和住处只有不到10分钟的路程,周末跟着老束加班总是很爽,可以尽情的放松

现在的双休日,我们三个人可以把凉席散在阳台,我们懒洋洋的靠在上面自己看自己的书,captain同志总是对《看电影》津津乐道,百看不厌,所以《看》快到出的那几天总是在报亭赖着不走,买到他的宝贝才象个孩子似的乐呵呵的满足了,而我总对那一长串的名字的演员和导演不感冒,常常张冠李戴,麻油办法

凭我看书的进度,家里现有的书可以让我看上几年也看不完,最近在翻阅小波,夏天看看书少折腾也能少出点汗,何乐而不为

小丫头拿本类似瑞丽的杂志在翻,化妆,着装,星座。。。我似乎对这些没有兴趣,以前,现在,未来未知,星座这玩意我一直觉得和封建迷信类似,信则有不信则无,如果信了,我和captain同志21%的结合几率那不是现在不能在一起了,又或我们总是特例?哈,不信

简单的星座又怎么能囊括人的特性,那地域,家庭背景,文化,社交这些因素不全成了摆设,最重要的还有我的潜移默化啊!

家的感觉也许就是在这样的午后味道更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