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鼠年的最后一个工作日,办公室很冷清。因为是周六,手机上的闹钟今天没响。一早急急忙忙的跑出来才发现,根本不用着急。今天路上的车很少,车上的人也很少。要是上海的交通状况一直像这样,那就好了,可惜也就这么一阵子。

今年不回东北过年,所以也不用为了买票着急。这么多年,北京的春运上海的春运我都经历了。我回家是越来越容易了,不像最开始那样会为了一张车票干着急,但改变的其实是我,而不是铁路,铁路这许多年来一直还是那么低能低效。

这两天寒流来袭,上海降温,零下五度,很舒服。东北人大概都这样,从小在冰天雪地里面发芽灌浆成长,习惯了四季分明,到了南方,对这里的冬天特别不适应。如果不干巴巴的冷那么几天,就浑身不自在。头两天打电话,老妈说家里一直在下雪,我又想家了。

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但是一点儿过年的气氛也感觉不到。为什么小时候总把过年当成一件相当大的事儿,而现在却不了呢?

小时候对过年有太多期盼,盼过年就是盼着放寒假,新衣服、压岁钱、大鱼大肉随便吃、满大街无忧无虑的疯跑、揣着一口袋炮仗走哪放哪、挂灯笼、写对联贴福字。每天被忙乱充实着,不知道什么是发愁,也不用惦记着什么,随处都有简单的快乐。现在长大了,金钱让人迷失,物欲蒙住了人的心,人们不再去盼望那丁点儿的小事儿,简简单单的快乐一去不复返了。

人活着还是要有点儿盼头的,找点儿乐子,别太复杂,简简单单就行。

希望同学们都能在这难得的几天里整理出一堆的梦想,在新的一年里,一个一个的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