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痛苦频频

被无知的人领导着,却无回击之力,因为神气的领导力就如同一个紧箍咒,有领导力的不一定是领导,领导不一定具备领导力,当小宋阿姨哭着走出办公室的时候,这个痛苦就诞生了,她似乎哑巴吃了黄连啊,苦哉

现实中总有些荒诞的事,被荒诞的人用荒诞的“理由”圈上,这些荒诞的人我以后管他/她们叫圈子,穿着社会主义内衣,披着资本主义外套,过着腐败的生活

一只挫败了的猪,出于自尊心和虚荣心离家出走了,其他的阿猫阿狗心灾落祸的多数,可怜的猪油包啊,自作孽不可饶啊

老M境地也不好,面对强敌,乱了方寸,最终还是无奈的走向了黑暗,依然挣扎,我似乎有点落井下石,而我没有丝毫的利,然后人做老板都一样让我做事的,乌鸦没有白的,只是他不在我觉得特轻松啊,无奈,人总是想给自己更多的时间和空间,自己浪费了总不觉得可惜

天气炎热了,路漫漫将愈艰难也,吾将乘风破汗,更加坚强乎

呜呼,假戏也

装深沉,自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