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两天回家结婚,回来之后小病了几天,闹肚子。

可能是因为在这边吃的比较少比较清淡,也可能是东北太冷了,总之就是闹毛病了。头一次有这样的感觉,我回到我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家里,居然水土不服了。在故乡二十年长大,出外近十年闯荡,是不是当我在外面也呆到二十年的时候,故乡对于我,就是异乡了呢?

新年刚过,新一期艳照门如约而至,看样子以后每年过了元旦,大家就盼着吧。这次章小姐的片子明显没有去年陈先生拍的好,主要还是摄影师的问题。卡帕说,如果你拍的不够好,那是你离的不够近。网上骂声一片,主要两点,民族气节和章的身材。其实归根结底就是受不了一柴禾妞实现了多数人无法企及的美国梦。

原来说不上喜不喜欢章,不过现在倒是觉得还行,我喜欢满不在乎,讨厌一切一本正经。穿三点露两点的美女总是比捂得严严实实的假正经讨人喜欢。

到 了年跟前,各级领导干部又开始去慰问事先安排好的贫困户了,在电视上没看到俞正声和韩正都给贫困户送什么了,在俺老家都是送一袋子大米或者白面。一个个喜气洋 洋,贫困户见到领导鞠躬哈腰,满口感谢,旁边一群记者紧着闪光。有这么多贫困户,还贫成那样,是你们这帮人没干好,结果现在反倒成了政绩,不以为耻反以 为荣。平时作威作福,到这时候就想立个牌坊,找人表扬一下,求求你表扬我吧,反正没人表扬的时候,他们也会自己夸自己伟大、光荣、正确。而且永远如此。

一小部分贫困户沾了光,大部分还是没人管。经济危机无数的农民工失业,大家司空见惯;一小部分公路收费站的人下岗,就开始忙着讨论怎么安置,吃皇粮就是好。

管他呢,反正走到哪里都越来越没有归属感。这是怎样的人间。

我们只能低头走路,偶尔抬头,迎着风,仿佛还很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