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天朔当年有一张专辑叫《我这十年》。今年对我来说,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所以,我也来回顾一下我这十年吧。

1998。东北发大水,成天提心吊胆,家里的贵重东西都挂在房梁上。和老妈一起熬夜看世界杯决赛,巴西对法国,齐达内发飙,这是我第一次从头到尾看完一场足球,我的间歇性球迷综合症开始了。感觉应该开始学习了,要不这个重点高中就白考了,于是开始发奋。

1999。参加高考,中了HIT。没觉得高考有多难,考前一个月开始急切的想奔赴考场,觉得没有拿不下来的难题。高中毕业吃散伙饭,第一次喝醉,扭伤了脚,一个本应该尽情玩耍的假期就在床上度过,不过看了不少书。第一次离开家乡去了省城,农村孩子进城,看什么都新鲜。第一次见到并摸到了电脑。

2000。平平淡淡的千禧年。新年第一天起来,看着宿舍里面那一头一头的猪,还都是老样子,和上一个千年没什么区别,脸不洗还是不能自己干净。从这一年开始上网,那一刻,我知道,人生要开始改变了。

2001。我努力搜索关于这一年的记忆,记忆中只有醉生梦死,一年里,几乎把一辈子的酒都喝了。白酒是一斤一斤的喝,啤酒是一打一打的喝,每个宿醉的晚上过后都要面对一个头痛欲裂的早晨。醒来的时候我就在图书馆,要不就是在去图书馆的路上,开始了不走寻常路的生活。

2002。我和黑人民权领袖罗同志找大家集资花300块买了台旧彩电,前半年野猫看蓝色生死恋愣把彩色电视看成了黑白电视,等韩日世界杯的时候,已经基本看不到球在哪里了。这一年我离开了学校,当时觉得天要塌下来了,从天堂一下子落到了地狱。慢慢的爬起来,慢慢的恢复,开始一步步的走在人间。

2003。非典,蜗居冰城。我拥有了自己的第一台电脑,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网络生活。开始在网上有了自己的ID,开始在一个论坛里面走红,后来发现,居然开始有了粉丝。人生真奇妙,现实中失败,却可以在虚幻中找到成功,带来虚无缥缈的满足感。这一年,我只是一个需要24小时连续工作的临时工。

2004。我去了北京。因为在那个论坛上出了名,那里的老板邀请我到北京工作。想不到,上网灌水也能换来工作,生活中不只是会踩到大便,也会被馅饼砸到。真正的开始了朝九晚五的工作,虽然薪水不高,但是慢慢的找到了一点感觉。生活给出的冷酷脸孔,让人消磨掉了很多的狂妄不羁。

2005。居然有半年时间赋闲在家。蜗居在北京知春里的一处地下室,不见天日,每天几乎就是阅读和思考,之前不曾好好考虑过的事情,从头到尾一个一个的思考了一遍。人生、命运、心灵、人、死亡,所有不切实际的事情想明白之后,开始上路,脚踏实地。真正开始接触北京人,开始感受北京。北京人对人的二分法是傻逼和牛逼,我很认同。

2006。来到了上海。说不上是深思熟虑,更像是一时冲动,不过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也许是我这些年来做过的最正确的决定。从来的那一刻,我仿佛已经看到了我的人生。头一次接触上海人,仿佛是另外的一个族群,一切都很新鲜,对上海男人印象尤为深刻,每每想起龙应台的那篇文章。

2007。慢慢适应了这里的生活,依然是频繁的变换工作,大段时间的待岗,可是心情已经平静,能坦然面对。人生的机遇,只有在你能控制你的内心的时候才能感受和把握。头一次带着自己的女朋友回家,父母都很满意,我相信我的眼光不会错。这一年,我们订婚了。

2008。我们结婚了,任何国家大事世界风云都不能和这件事比。人生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体会到了从来没有过的幸福,也感到了没有过的责任。找到了对的人,在一个新的起点开始了一段新的旅程。以后的路会怎样,不知道,但是我已经知道了一路前行。尽人事,听天命,踏踏实实的走好每一步就行了。

我这十年,蹉跎的何止是岁月,荏苒的又岂止是时光。

未觉池塘春草梦,阶前梧叶已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