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迷迷糊糊做了一晚上的梦,我和小花在我们那个村和隔壁村走了一个遍,一家也没有遗漏,就是为了找一部车

梦里我们那有车的人家也是很多的,还有人家买了放家不开的

梦里一个和善的老太太给予我们很大的帮助,他是谁谁的母亲(事实上这个老太太并不是梦里的那个外貌),无疑,梦里我们成功了

醒来的时候觉得好清晰,很多地方的模样和我小时候在家上学路过看到的是一模一样,有些摆设可能白天给我充足的时间让我去回忆到不一定能回忆得这么逼真,然而梦里确那样的真实,以至于醒来时候分不出什么是现在什么是过去

梦真的就是这么奇特,她成了我们儿时回忆的储备站,需要的记忆就这样湍湍的流出来了,那样的遥远又似乎就在眼前

当我一个劲的回忆过去的时候是否意味着我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