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忙得四脚朝天,好像又回到了从前的慌手慌脚,昨天下班时候却找不到钥匙,发动群众,无果,硬是想不起来钥匙放到哪里去了

打电话给领导让他打车回来,省的我被关在门外

接着就是我焦急的等待,从10分钟到半小时,我把1楼到4楼的楼梯走了3遍,从楼下走到小区门口两次,然后又绕着小区的河道走了两圈,就差数数从这门到那门是几步了

等人是比较痛苦的事, 11月底的天气在夜幕降临的时候已经算是比较凉的了,我不记得打了几个电话,发了几个短信催领导,也知道堵车想挪也没辄的,可我就是要一个劲的催啊催,就差让他插上翅膀飞回来了(但我相信如果领导要起飞得需要了坚硬的翅膀才行,最起码承重要达到一定标准

白天请婚假的时候被资本家的几句话搞得心情不太好,又一个劲的想回家回不了,打电话给二丫她依然在公交车上得需要一段时间,一时间觉得自己是个孤苦伶仃被人抛弃有家不能回, 越想越委屈。从半小时到1小时,等领导赶回来的时候不自觉的开始吧嗒吧嗒流眼泪,~~~~(>_<)~~~~ ,水龙头停不下来,大概意思就是嫌领导回来太晚了,怪他没有走不堵车的路。。。开始作起来了。。。

领导态度也老好,一直哄着,自我批评。。。。。。

今天有空的时候想了想,自己都偷笑起来,哪来这么不讲道理的野蛮人,对领导表示致敬

等我古来稀之后也许还是个作老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