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医生,他的存在,能救人也能害人

我和领导都是轻微人性善恶论者,会把别人的动机想得很坏,事实似乎却也是如此

中山医院,比较大的医院了,复旦的附属医院,对于同一个毛病,两个专家门诊的医生却能诊断出截然相反的结果出来,着实让人哭笑不得

说起医生,小的时候有过当医生的愿望,报志愿的时候就要填过,后来老妈听别人说了学医没有后台工作不好分配的,这年头,没人到处就得碰钉子,出了门就是花钱买罪受

还是有爱哭鼻子的习惯,笑着哭出眼泪来,然后被领导捏着鼻子嘲笑,只能把头闷到他的胸前,做个耍贱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