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东北回来一直疏于给家里去个电话,只是给弟弟发个信息报下平安,他也疏于及时和爸妈汇报,结果导致他们异常虚惊,让老人家担忧无比,甚是羞愧难当

不生儿育女不知道父母的心,我们每一个在外面游荡的人并不是独立的,孤助的,老人也许给不了我们经济上的帮助,但永远牵系着挂念的心,这份永远不断的情分就如当初连接着我们而一直没有剪断的脐带,这头的悄然无声就会使得那头波涛惊骇

我们衣食无忧、春风得意的时候总是忘记了把自己的心情传达给他们,而当我们困境到极点的时候却总会想起他们,让泪水肆意横流,他们总是我们不变的港湾,汇集我们的泪水,停靠我们的小船

我们渐渐长大了,找到了自己的伴侣,觉得这个人就是自己一直想要找的,当自己情不自禁的把对他的满意一股脑儿抛给爸妈的时候,他们会一起分享我流于言语的喜悦,我知道他们一直期盼的欣慰

我们会用自己的方式去回报老人的养育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