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王家惠岩同志大概从小写作时辅导老师没教好,长篇大论的不知道分段,一大段说下来不知所云的

这就害苦了学他政治学的同学了,要遭受这样的摧残,累眼睛,累指头,累脑袋

我的概论啊!复习起来痛苦得很啊

教育要从小抓,真的有道理

突然想到另外一个经典语录“这个嘛,不好意思哦,奖金的计算涉及到大学高等数学,讲了你们也不懂,所以我就不跟大家多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