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亲戚,其实有那样亲戚挺丢人的。一处级干部,注定是一大款。家中房子大大,刚搬去的时候空空如也,于是四壁摆满书架,书都是批发着往家拉。什么外国名著啦,什么鲁迅全集啦,什么上下五千年啦,十万个为什么啦,能买的都买,一本偏门的没有,绝对大众化,绝对都有知名度。有一次,我去他家,特羡慕人家满墙都是书,就跟过去老家墙上贴的报纸似的。随便抽出一本来都崭新崭新的,跟刚从书店拿出来一样,看人家这保养的。我刚想夸两句,他悠悠然若有所思的用带着大金表的手轻轻爱抚了一下一排书脊,淡淡的说,工作太忙,都没时间看啊。敢情都是装饰品,几年前听说有买一种家具书,从外面看像书,摆一排挺吓唬人,都是大部头,其实就是板儿砖加个封面。

其实细看,他也不是一本都没看,角落里面放着一本快翻烂了的《上海宝贝》。

以前认识一姐们儿,好古风。写字必写繁体字,说话必文白夹杂,偶尔溜达出两句诗词,锄禾日当午,各个都辛苦。好散文,喜三毛,不读梁实秋林语堂之类。

谁有几斤几两,在别人眼中看得清清楚楚,装不得。不信邪,非要装,装着装着自己就信了,扮成文学青年,就觉得自己越来越文学青年了,扮林黛玉,就觉得自己活在大观园了。

喜欢古人和冒充古人毕竟是两回事,扭扭捏捏假冒遗老遗少其实是件挺恶心人的事儿。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人,我一定会说,哥们儿,咱用正常人的方式交流,行不,求你了。

自卑的人就是这么可怕,总是用跟自己不符的东西来掩盖自己的自卑。犯得上吗。总有傻大款冒充青年才俊,总有傻大姐冒充大家闺秀,总有搞房地产的暴发户冒充儒商。这年头,用不着充门面了,都挺不容易的。

北京的哥们儿说,为了迎接奥运会的召开,为了给世界一个崭新的北京,奥运会期间,北京市民凭身份证按单双号出行,身份证结尾是字母的,奥运期间必须在家呆着。

e308-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