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叽磨叽玩弄几下小缝纫机,最后还是成功了,不管外观如何,算是达到目的,搞到最后居然有点爱不释手,似乎找到了窍门,却没有了再摆弄的理由了。

很多时候总是摸索出了奥妙的时候时间到了,心里盘算下次走这样的捷径,但总已经相隔时间太久而慢慢遗忘曾经的经验,就如我们去吃火锅总会点多了,最后怎么也吃不了而惋惜地离开 ,嘴上说下次只要点AA,BB就可以了,如此云云

突然想到,当年如果我没有来上海,现在也许在家里踩着缝纫机,成了个服装厂的女工,哈,有点可笑,因为当年在我眼里,我们那的女的几乎都是缝纫的,我以为除了那个,女的什么也不能干了,着实有点傻

每一个选择就面临一个岔口,指向一条不同的路, 结局大多不同,我摸索着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