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没有写了,一是因为的确很忙,二是因为好像没有心情来写东西

早上的班车上,收音机里是灾区情况的特别报道,一个稚气的孩子知道妈妈被压的地方,却找不到妈妈,一声声带着哭腔的呼唤,在车厢里回荡,我的眼泪顺着眼角一直流到脖子,让人揪心

多灾多难的人民,多灾多难的国家,在这无情的地震面前大家都束手无助,任它肆虐地来侵袭活着的人的灵魂

随着时间的流逝,死亡的数字日益上升,一个个性命就在顷刻间消失,父母失去了孩子,孩子失去的父母,有的只是心痛,惨烈的、从未有过的痛。。。

每天醒来,发现自己活着是件多么值得庆幸的事,那些功名利禄有何值得去计较的,那些看到人民为灾区捐款,吵着嚷着说自己也是灾区需要捐款的畜牲就应该拉去枪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