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叔叔给了些苦丁茶,去年的38节在南京路的茶室有同事点过

没有泡的时候是螺旋状曾碳黑色的,第一天泡的时候是先放茶后冲水的,冲开后发现叶子断了很多,第二天尝试先倒水后放茶叶

涨水后的苦丁犹如绽放的花朵,又像个慢慢长大的孩子,一边冒着气泡一边一点点的伸张开来,慢慢由萎缩变得饱满,炭黑渐渐显绿,最后曾现活茶的嫩绿色彩,原来它是一个完整的秸秆和两片完整的绿叶。。。

而这一切,只有当苦丁有了水的时候它才能展现给人这么一种美,犹如雨伞,在这样淅淅沥沥的天气的才能发挥它的作用,我原来那样离不开它

过去的这个周从未有过的忙碌,黑夜和白天似乎没了明显的界限,现在总算有了终结,一切总会过去的,的确

这次的年终考评打了个高分,但对最终结果不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