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节过去了,这一年的三分之一也过去了。奥运年不在北京,没感觉到什么气氛,上海这边怎么折腾也感觉不是那么回事儿。我对北京办奥运不敢说反对,反正不是一脸假装的兴高采烈。奥运这种小事儿哪有我家要办的事儿大啊。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对人生很是悲观,后来慢慢的变成了审慎的乐观。我觉得人生并不会像你想象的那么好,也不会像你想象的那么坏,总的来说,就是不可想象。谁知道哪天会突然发生什么事儿呢,在轨道上跑的火车还能出轨呢。

怀着这种对未来不确定性的深信不疑,对什么都会满不在乎。工作,住所,交的朋友,觉得这些在时间的瞬息万变中都不那么重要,都会像过眼云烟般离你而去,值得珍惜吗,值得付出吗?觉得生活就那么回事儿,对未来并不憧憬,也不恐惧,该来的会来,不该来的也不怎么期盼。这就是一种浑浑噩噩的生活,一种被不可知论所控制的偏执的生活。

不去相信也就不会去投入,就像我不会兴高采烈的迎接奥运会一样。始终以旁观者的姿态过日子,过的好像是别人的生活,那就感悟不出自己的人生。火车绝大多数还是在轨道上跑,要中奖首先得去买张彩票,投入的生活,管它要来的是什么,接着呗。不可知的未来才新鲜,才好玩,才是我们要过的日子。给自己的日子画好道儿,顺着往前走,放眼过去,全是未来。

领导说,现在越来越像过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