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方,一年四季,树都是绿色的,草也总是绿的。

在东北,夏天,阳光是炙热的,在房子里面,又很凉快,在树荫下也可以很凉爽,对比很鲜明;秋天,当第一片树叶落下的时候,就知道秋天来了,看着笔直的白杨树,从上到下,都是黄色的叶子,那才叫一个秋意浓;冬天,树上没有了叶子,光秃秃的像个秃顶的老人,刺骨的寒风吹过,像刀割一样的划在脸上,整个天地之间就是一个大冰箱,我们在冰箱里玩,在冰箱里跑,在冰箱里面过年放鞭炮。

而春天,当冰雪开始融化,脚下的土地开始松软,空气变得潮湿,人们知道,春天来了。当眺望远方,大地开始展现生命的绿色,才能体会到“草色遥看近却无”的境界。记得那时候,每年春天要来的时候,每天我都会跑到园子里面去寻找春天的第一棵草,每次发现的时候,都会兴奋的跑进屋子,告诉老妈,外面草都绿了。那种兴奋,是在现在这样四季界限模糊的地方体验不到的。

人们总是盼望着春天,赞美着春天,可我却想念着那四季分明的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