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了的某一段时间,我有点狭隘,甚至偏激,不过那都过去了,好歹现在回忆起来,已经经历过的,也是一笔财富,看怎么享用它。给自己放几天假,好好享受大自然,在自然的面前,人总是渺小的,更何况人的想法。

每次有新的项目的过程,都能清楚地看到一些人的本性。贪婪,自私,阴暗的那些应该是思想匮乏,“穷”疯了。幸灾乐祸,排斥新事物的那些,只能说明你们老了,节拍跟不上了,但一切进展真的不会以你们的意志为转移的,你们什么时候才能撕下额头上“满瓶不动半瓶摇的”标签呢,不肯打开自己的门,也该不时看看自己的窗。

这是个锻炼人的机会,也是妖魔化一部分人的机会。

之前因邀去了老班长家做客,他今年刚退休,搬了新家。退休在家空闲时间多,就找大家聚聚,一来是看看那他自己设计的新房子,二来他还没见过我家领导,想看看。我家领导其实一般不太喜欢跟我和同事赴约,一方面因为不熟,二来他本身喜静,但如果我执意要求他一起,他从来不拒绝的。

当年老班长待我真的就如父亲一样,看我刚从学校出来,还算聪明,还算好学,基本交代的事都能拎得清,办得利索,自然给我一些文职工作,省去了很多卖力的可能,人为给我制造了很多学习和深造的时间。现在想想,一路都遇像他这样的贵人,多亏他们相助,这一路铺砖添瓦,这些年,我应该少吃了不少苦,少走了不少弯路,还好,我没有辜负他的期望,现在比前些年有个一个大的突破,也算长脸了。

他太太做的菜很是不错,某些层面上改变了我对这个地域的这个年龄段阿姨的看法,我们吃得满嘴跑油,最值得一提的几个是我们自己没有尝试做过的:话梅红薯,糟鸡爪,酱火鸡,酒酿圆子,找机会试试。

有一个靠窗的书桌,阳光充裕,凉风习习,扭头眺望,千百个窗户内,又有千百个不一样的人生。

image

其实最大幸福和快乐,莫过于身边的家人正酣然入睡,呼噜声此起彼伏,能睡着就是一种安详的福,这是这几天特殊时期的真切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