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那么多次,这次的上海航空的鸡肉饭居然全是鸡肉,没有蔬菜,让我很是诧异,难道鸡肉比土豆,卷心菜还便宜吗?
邻里乡亲,一户户人家大多数都挺有生活情调,院子里都种了或栽了很多花,姹紫嫣红,美不胜收,谁家没那么几簇,那么几盘。看谁家的园子收拾的情况,自然也知道屋子里收拾得怎么样了。
前院的王大爷,真可谓老年艺术家,一天到晚在弹琴,锲而不舍,弹错了再弹,这样的爱好总比打麻将,酗酒好百倍。
回家和我妈睡在一起聊天,聊完一觉到天亮。在我家的大炕上,我居然做了一个搞笑的梦。我们CEO问我家领导的牛仔裤是在淘宝上哪家店买的,他也要卖。我当时能感觉到是在做梦,因为1我们大老板真的不胖,不需要买大号牛仔裤,2我平时跟他真的除了刚上班遇到问声早,其他从来没说过话。
回SH的航班,在候机厅,一个老外的相机被偷了,找安检人员处理,这让我想起来为日本小伙找被偷自行车的事。你说这谁也真够损的,就这么差钱,摄像头随便调调也能查出来是谁,我看不是缺钱,是缺心眼儿。
回来的飞机上,后排的小男孩,大概4岁左右,嗯嗯啊啊一路就没消停过,精力超级旺盛,他的杀手锏是假哭,他的口头禅是边假哭边说“我知道你们都不爱我了”…
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机舱里是密封的,会不会哪次氧气不够呼吸,大家一起窒息死亡。天上的飞机那么多,会不会有两个不小心撞到。。。
这次在浦东机场发现有一个地方打车不需要等候,在磁悬浮和地铁站中间的那个好像是莫泰酒店的电梯上去2楼,有Taxi,不需要等候,都是车在那里等人,他们好像专门等老外的。
有些情感也许会稍瞬即逝,但留存的却怎么也无法磨灭,矛盾而复杂个体,太多的不舍只想隐藏在心底,慢慢体会。
也许是最后一次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