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于上周日匆匆出门,远赴千里之外,出个小差。

原先预计等我周五回去老爷去接机。

 未料周二一早听闻老爷睡觉扭伤了脚丫,伤病缠身,生活不得自理。

开始没觉得有多严重,还跟他开玩笑,我才出门2天,你晚上几个人睡觉,怎么会把脚伤成这样。

 于是7点钟不到,我就电话联系平时关系比较好的一个朋友,他还在睡梦中,请他送老爷去医院,好歹有车有人帮忙挂号,朋友很是仁义,8点不到就接老爷去了医院,一早上挂号,买药,应该忙得小腿打屁股了。

 兄弟姐妹多就是好,于是电话1个个遥控过去。我们家6个人在上海(3男3女),1个主力病了,2个出差,1个远在上海郊区,1个大肚子,唯一能用的就剩1个小姑娘,电话过去小姑娘还在睡觉,约她帮忙晚上下班买点红花油,再给姐夫买晚饭

于是每天上班前和下班后,2个小MM就轮流送饭,涂药。。。

周四,我老婆火速从网上买了拐杖过来,真是雪中送炭,不然另外一只脚压力太大,保不准也要受伤。。。

 家人,朋友的悉心照顾,熨平了部分我揪着的心。 而我就只能电话慰问,直到电话打爆了。

 眼看明天就要回去,但愿我到家一切都好了,就当我做了一个梦,这一周恍若隔世。

老爷,如果我回去你还没好,周末我就带这你去地铁里卖艺去,你带着吉他,我带着电子琴:)

老爷,不要担心落下啥后遗症,我不会嫌弃你的,安心养伤:)

衷心地感谢所有送来关心慰问的兄弟姐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