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领导把博客续了下费,一年又过去了。如果统计一下去年写的,数量上应该是前年的一半不到吧。订阅了一些博客,刚发现大家更新得也不是特别多,微博的原因大家写得都少了吧?或者和我一样,生活过于安逸了,没有啥感想了,只知道尽情地享受了,懒虫就在享受中滋生着了。

吃完饭和领导小区里溜达了一圈,没那么堵得慌了,告诫自己,明天不要吃太多。说实在的,每天家里4口人,吃得最多的是我,而最瘦的依然是我,全家老小,一个一个都在控制饭量,朝着健康饮食的道路上大踏步,而我干吃不胖,老妈都快灰心了,我说妈呀,不能怪你,这20多年的薄弱底子,真不是一天两天就是肥沃起来的。

周末领导终于如愿拿到了吉他,这一天兴趣可浓厚了,稍有一闲暇就抱着吉他练习着,拨弄琴弦,悠悠扬扬,俨然艺术家的阵势。

为了配合这份浓郁的艺术气息,我把电子琴也请出来了,于是家里就琴琴瑟瑟,我们都是初学者,一时还弹拉不出完整的调来,我可是调低了音量,关好了窗户,真怕楼上楼下到居委会告我们扰民。

两天下来,我看领导白嫩的手指头已经快磨出茧子来了,唉,这修长的手指头啊,就快要为艺术献身啦。

我现在只会右手弹琴,左手一时不知道怎么放了,这弹琴真跟打字一样,一定要把指法搞对了才是基本的。显摆一下,今天一天,我只学会了《铃儿响叮当》,333 333 35123 4444 433 3221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