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不假,下雨了

难得我们三个人都休息,二丫要去苏州找高中密友聚聚,这孩子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坐火车,毫无疑问,我和领导要把她送到火车站并进行程序指导,840几分的火车,于是我们起得比工作日还早,今天一天她们爬山去了,苏州的某某山,祝她玩的开心

惯例给两边家里打电话,两边老人身体都还好,全家过得舒心,我们也安心

逛逛兜兜,走了很多路,领导脚底已经生疼了,这会正横躺着开始打呼噜了,的确累了,连我的脚也酸的,哈

王小帅同学家教依然进行着,打电话给他的时候已经晚上10点快半了,他觉得时间挺早,也许那就是大学生活,他衣服刚刚洗完,前段日子生日刚给买的白色外套,这小子口称“穿着好看,洗着真累啊!哈!”我要说的是,小子阿,哪有体力劳动不累的。这小子明年就要毕业了,领导盘算着他让继续考研,毕竟还小,我们也能供应得起,而他却有自己的主意,希望日后自己养活自己的时候继续读。没有执意去逼他考,孩子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同时出于善意,不能不说他懂事,但是小子阿,考研这事不是嘴巴上说工作了考就考的阿,你老姐我边上班边读书的累你无法体会阿!

电脑坏了,正逢月初,很多总结要做,把硬盘拆到家里继续加班,这工作热情有点过于高涨,但是谁又知道这些数据不出来,电脑初一坏了十五依然是逃不了要交报告的,况且很多截至日期都是每月5号,不做完我是真的踏实不了。

这趟子事碰到一块了。

忙碌过后似乎脑袋更清醒了,于是开始怀疑自己这么工作的意义何在?

这么多年,一如既往地过来了,而我真的跟J说的那样收获是自己的嘛!扪心自问:我收获了什么?而我看到的似乎都是失去的,我的天平是真的失去了平衡,眼前的这一切真的不是我要的而我却在一直接受着,浑噩得看不到前进的路!拜托,请不要拿这些一文不值的废话来忽悠我!

现在是晚上11点半,深根半夜的寻思啥啊!睡觉去了。

这一切和清明无关,真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