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于窒息的工作压力,一度困扰得我几乎失眠。

于是,我选择了逃避,索性放下所有一切,把自己置身于工作之外,实实在在地当了一个逃兵。

说实在的,我无法把工作做得很完美,又把家里照顾得很周到,我真的没有三头六臂。

一直在领导的宽容下,我欠下了一批又一批的家庭主妇债,终于有一天,自己忍无可忍了,真的看不下去了,俗话说,出来混的,欠下的债总是要还的。

其实领导并没有给我任何压力,只是我自己逼不住了,想要做得完美一些,小小的本我一直占据着某一个重要的位置不肯下来。

于是,完全的解脱出来,补觉,睡到自然醒来。

关掉家里的网络和手机铃声,做家务,洗所有能洗的东西,直到没有地方晾晒。

基本上把家务补得差不多了,空闲下来也有充分的时间来思考,领导不辞辛苦地给我分析现状,一步步捋清思路,句句点中要害,渐渐明朗起来,那些解不开的心结,放不下的缠根盘绕的头绪,YES说得太快,也是另外一个主要原因。

说实在的,工作这么多年了,第一年感觉压力实在是大。有时候想想,本身就没有任何人给我压力,干脆就做一个得过且过的人吧,多少逍遥自在,但另外一个我却拧灭了这个念头。

经历的种种,原因还是在自己给自己的压力,自己做的选择,选择停留还是继续前进,选择怎么走下去。人生走一遭,不经历洗礼真是白来一趟了。既然最坏的结果不过如此,那又怕什么呢?逃避未必是错误的选择,是卸下包袱的另外一种方式,对自己示弱有什么呢?

思考完毕,一身轻松,分别电话给我最亲的家人和朋友聊聊家常,一切阴霾终于划上了句号,女人啊,真是个情感复杂、瞬息万变的生物。

我是逃兵,以后我要不断地当逃兵。SO W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