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场雨过后,上海的天气越来越凉了,阴阴的、入骨的滋味。齐市已经零下20了,大山里已经零下30了。

最近在网上秒追过年回东北家的打折机票,但一直没有秒到,眼看就快过年了,心里还没有着落,今年应该是最后一年回东北过年,如果不回去相信我们家领导一定会后悔一辈子的,这个说法一点不夸张,所以,在外地农民工苦啊。

亲情,因为血缘的连接,永远强大于一切。上周打电话回去,听老妈说眼睛溅到银杏汁了,整个红肿起来,好几天自己都不知道,就知道日日夜夜的干活,都没照个镜子看看自己。还好幸运,及时去诊所调点滴,慢慢消了。我心疼得怪了她几句,她都说不要紧,没大碍。小花电话回去知道了这个事情,很不放心,就乘休息天回家一趟,带老妈去大医院复查一下,是眼睛里血管爆了,所以血丝一直没消。慢慢消散了就好了,总算放心了。

老妈和老爸都是报喜不报忧的人,每次家里有啥事从来不说,都是好好好。

这次真的很庆幸。庆幸妈妈的眼睛没事。这次真的很欣慰,欣慰的是小花关心妈妈的落到实处的方式。她真的长大了,想得也比我周到。生女儿真好,是妈妈的小棉袄。我妈有一件大棉袄,一件小棉袄。

这就是爱。回味起来心里暖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