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热到极点人就成水货了,每天从家到班车点的一来一回就成了汗人,也不知道为啥胖的人容易出汗,瘦的人也容易出汗,这什么世道

我们两在家穿得很原始,很环保

那天老妈打电话的时候说:我们去了上海,你们夏天在家穿衣服就不能像现在这么原始了,有很多的不方便啊

我说妈啊,你老人家也真想太多了,你来了空调刷刷地开,哪有那么热,虽然上海的夏天跟东北不可同日而语

去年夏天领导还乘回家办身份证的机会,在家避暑了半个月,我还没捞着机会回家避暑

有时候想想,干脆家里的房子不要卖了,我们有空还可以回去,但是谁知道未来的几年有多忙,又有谁有空回去打理呢,说实在的,我还真想假公济私地回去一次,也不知道能不能捞着机会

舌头伸出来散散热

日本过来带了一些虾饼之类的零食

我们问日本同事,你们都海啸辐射了,这些能吃吗?他们很认真地说,放心吧,看盒子上“ Made in China”…

两个包装颜色不一样,我指着上面的日文问领导是不是认识,好歹,他还自学了几天,他探头一看,很自若地说,这个很简单“亚达四哇”,我又问另外一个,还是“亚达四哇”。。。。把我笑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