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每天上班唯一的选择是坐公共汽车,几乎每天都有不同的有趣事情看。

今天早上,我正坐在最后一排的座位上看书,前面站着的两个人吵了起 来。粗一看,一个长得略像黄秋生同学,一个极像句号同学。两个人的身高和相貌的综合评分,让我不得不在他们吵架的开始从心理上同情句号同学。在公共汽车上 吵架无外乎谁踩谁一脚,谁推谁一下的鸡毛蒜皮的破事儿。俩人都操着一口上海话,虽然语速极快嗓门极大,但是听起来仍然没有多少吵架的意思,顶多像是在争论 问题,他们说的最多的几个词我倒是能听懂—你撒意思,你脑子瓦塔啦。吵架都吵的很文明,感觉没啥脏字。

黄秋生同学话不是很多,句号同 学却像一挺机关枪一样不停的在黄秋生同学身边扫射,黄秋生同学最后终于崩溃了,在经过长达10多分钟的上海式吵架之后,终于有人出手了,说实话,我一直在 等待这一刻。因为车上人很多,所以,两个人抡不起拳头,也踹不到对方。只是你推我搡的扭扭捏捏的捅鼓那么两下,极其不过瘾。后来在车上其他人的劝说下,俩 人终于结束了打情骂俏似的打斗,一个面南,一个背北。

以为一切都结束了,可就在这时,句号同学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这时我有点不厚道,用 我阴暗的心理想像这孙子一定是打电话找人,要砍黄秋生同学呢。隐约间听到他说,“在隧道口等着”,还让司机出了隧道就停车。我心想,这下子有好戏看了,于 是乎开始盼望着下一个时刻的到来。终于车开出了隧道,半个车厢的人都在往外面张望,出乎我所料,外面居然停着一辆警车,一个警察在挥手示意停车。奶奶的, 这孙子居然报警了,丫报警了,不顾一车即将迟到的乘客,丫居然真的报警了!句号同学率先下车把机关枪的枪口对准警察开始突突,黄秋生同学也不得不下车接受 警察讯问。

他俩下车后,车门关上,开走。再回头,发现句号同学捂着肚子蹲在马路边上,一副很受伤状。车上的人一起发出一阵嘘声,对这种装孙子的行为表示鄙视。

在 我不算太长的人生经验当中,经历过三个比较大一些的城市,哈尔滨、北京、上海。三个地方的公共汽车我都坐过,唯有在上海见到的吵架最多,几乎每周都能遇 到。在哈尔滨如果发生今天这样的事儿,首先不会吵那么长时间,其次,就算动手,如果没有发展到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绝对不会有人报警的。要是在北京,吵 架的时间可能和今天差不多,不过要是动手的话,报警的可能不是当事人,而是车上的乘客。

人多,地大,差异还真不小。

今天发现手伸出来已经基本看不到血管了,恐惧中,回家仰卧起坐 + 肚皮舞 + 尽量坚持素食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