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S最近比较郁闷

空降军来了,他将面临空降军对他的不信任以及若隐若现的施压

以前属于他的优待突然被另外一个人冠冕堂皇的拿走了,人家有文凭有来路,外资企业浮华的背后

方位差的问题最近对他的冲击力相当的大,我知道他忍耐了很久,说出来只是一种情绪的发泄

一朝天子一朝君

但愿他平稳渡过这段难熬的日子

昨天晚上洗碗的时候却怎么也想不起马斯洛的需要层次的最高层是什么,推开二丫的门寻求大师的帮助,二丫答到“自我价值的实现”,顿悟,她开玩笑说她目前还处在生理需要层次,还没解决温饱问题,最近天天下班很饿很饿,题外话了。。。

至少我们的自我价值都没有得到实现,这是自己一直回避的问题,却总这样人浮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