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赖行动了,又被和谐了。领导给我讲了些关于西藏的文化,那里的信仰和宗教,算是了解了背景。

年纪一大把的人了,还折腾个啥,貌似越老越有干劲,只是在这个和谐的社会里谱出这么不和谐的乐曲来实在不合时宜,他本应该安享他的晚年的。

韩寒博客上说应该让城管去高原处理这事,有诙谐更有讽刺,这是他一惯的手法,依然坚信这是个能分清是非黑白的孩子,至少大多情况下站在弱势群体一边。

前些日子到处有谣言说如果小马落选了就要开战,枪杆子出政权;如果小马当选了,将会被暗杀,等等等等,以讹传讹。。。

小马同志真的当选了,我问领导小马还活着吗?没被杀吧?他当选了是不是代表台湾不久将要回到祖国母亲的怀抱了,领导说哪这么容易,只是台独的呼声暂时会安宁一些。台湾的同事来上海出差,席间大家玩笑中谈到这个问题,象他们这样80年代的孩子,已经没有台湾属于大陆的概念了,在他们从小受到的教育里,大陆依然大陆,台湾依然台湾着。。。

。。。

而他们也是凡人,只是被添加了政治的色彩,遇到一些极端的问题,有了一些极端的想法

很庆幸我会学着反思自己的行为

我其实是个极端的人,遇到不平的事愤怒到自己心真的很疼,然而疼痛留给了自己,不平依然存在着。

我们的的生存环境我们自己选择着,我们问自己我们要怎样的一种环境?有波澜才够刺激吗?平淡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做自己应该做的,面对突发的一件事,先冷静,自己的脑海里闪现的第一个想法总是极端的,放一放,没有必要火急火燎的,等一等会发现有更好的解决方法,事后回想起来,会为自己当初没卤莽地作出决定而庆幸。

目标只有一个,但方法有无数种,选择自己轻松愉悦的那种,相信结果会令自己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