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件事发生后,面对结果,不同位置的人都会归因,推测最终结局,然而很多事情不是每个人都能预料到的

曲解,往往让人欣喜也让人抓狂,面部肌肉的伸缩功能的存在也许就是考虑到人的表情,真是个值得惊叹的伟大工程

培训了两天的内审,结果中午得知这次拿证只有6人,内定好了,没我,下午的习题练习就不去了,这与当时的邮件规定的一组必须参加人员名单有着出入,当时看到必须二字心想这么规定总归有原因,现在看来这个我认为的原因是我曲解了,南辕北辙的事情。想着自己傻笑了下,参加的人不定能拿证,要看资格的,捧场的份子就不要去凑了。还好昨天看了孙振耀的感言,今天心态明显好多了,内定这样的事情习惯就好

关于自我感觉,一直以为就我自己经常会自我感觉良好。昨天发现一直瞻仰的神仙姐姐到现在居然还对自己当年的卑鄙手段窃喜着,这个高尚的灵魂发出的妙语连珠让我不得不再次瞻仰下她的躯壳。

她并没有对自己当年的无耻手段悔过,却在另外一个地方炫耀她的战果,她觉得我们的离开是她明鉴之举的功劳,我们是被冷落最后自动消失的,这满口胡言差点激怒我脆弱的极限,还好我只认为她到了可笑可悲的地步,真是很傻很天真,不提也罢,静候你的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