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Q84 BOOK 3》:哪尼?!这坑算填完了?村上君,你搞毛啊? 如此宏大的铺垫,最后就以天吾和青豆敦了个大伦就结束了?没想好你就挖坑,这不坑人吗?建议看完BOOK2的同学就此打住吧,到青豆把手指放在扳机上就戛然而止挺好,如果还有什么疑问,就自己想想吧,别期待BOOK3中会有解答,因为村上君也没想明白。

离魂》:很好玩的一本书,笔记体的短篇,张大春真是个好玩的人,争取三月份把《城邦暴力团》解决掉。第一篇《离魂》读来让人唏嘘。

陈琳在回程之时走了一段旱路,自不免经过羊肠坂,此际马鞍上一桁一卷,书页随风翻展,回首长江不尽之流,看似亦有流尽之处,端的是天地幽长。这时陈琳懂得了什么是“一壑幽深听鸟树,十分安逸在诗书”,也懂得了什么是“平原系马五更寒,万里重来蜀道难”,更懂得了什么是“骢马剑门巨向天,离愁和泪下西川”。他摸了摸脸颊上泪水轻轻爬过之处,略有些痒意,居然是那一部虬须,又都窜长了出来。(P25)

给青年诗人的信》:大诗人里尔克给刚刚一个陌生的年轻人写的十封信,关于诗歌创作,关于人生,关于命运,关于爱情。

我们没有理由不信任我们的世界,因为它并不敌对我们。如果它有恐惧,就是我们的恐惧;它有难测的深渊,这深渊是属于我们的;有危险,我们就必须试行去爱这些危险。若是我们把我们的生活,按照那叫我们必须永远把握艰难的原则来处理,那么现在最生疏的事物就会变得最亲切、最忠实的了。我们怎么能忘却那各民族原始时都有过的神话呢;恶龙在最紧急的瞬间变成公主的那段神话;也许我们生活中一切的恶龙都是公主们,她们只是等候着,美丽而勇敢地看一看我们。也许一切恐怖的事物在最深处是无助的,向我们要求救助。

你不要相信,那试行劝慰你的人是无忧无虑地生活在那些有时对你有益的简单而平静的几句话里。他的生活有许多的辛苦与悲哀,他远远地专诚帮助你。不然,他就绝不能找到那几句话。

愿你自己有充分的忍耐去担当,有充分单纯的心去信仰;你将会越来越信任艰难的事物和你在众人中间感到的寂寞。以外就是让生活自然进展。请你相信:无论如何,生活是合理的。

佛祖在一号线》:你总是会读到那么一种书,你感觉书中的每句话都是你想说但是说不出或者说不清的。作者在这本书里面想说的东西其实都是常识,而当今这个时代,最多的是两种人,一种不知道什么是常识,一种知道但说不清。像作者在书中所说,现在是成人教育儿童化,儿童教育成人化,我们教育成年人不要随地吐痰不要穿睡衣出门过马路要走斑马线,我教育孩子要有远大理想要为国争光要热爱祖国和人民。这是让孩子变成脑残,而把成年人当傻逼的教育。什么时候这本书所讲的内容能成为每个中学生都知道的常识,那生活就太美好了。

一个基本规律是,一个社会的常识越多,妄言就会越少。妄言少了,妄为才会少。妄言只令人心烦,妄为才令人忧虑。

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就是在一个缺乏常识的环境下一些缺乏常识的人既对自己的能力自信满满,又对自己的价值体系坚信不疑,还对自己的道德激情深感自豪。

三体》:上一次读科幻是阿西莫夫的《基地》,难免会拿来比较。就第一部来说,《三体》建立起的世界观远没有《基地》吸引我。有空再继续把后两部读完吧。

项羽与刘邦》:当我们普遍都在把那些“官”和“商”当作偶像来崇拜的时候,隔海相望的日本人却还在崇拜我们古代那些成就了一番伟业的真正的英雄们。也许这就是差距吧,用具有永恒价值的信仰去代替时代的偶像,收获应该会更大,也更不容易失落。

包法利夫人》:这本书讲的是生活是怎样被一个不切实际的文艺女青年搞垮的。福楼拜很棒,译文也很精彩。

离她越近的东西,她越回避。身边的一切,沉闷的田野也好,愚蠢的小市民也好,平庸的生活也好,依她看来,都是一种例外,一种她不走运,偶然遇见的特殊情况,然而离开现实,浩渺无边,便是幸福和热情的广大地域。由于欲望强烈,她混淆了物质享受与精神愉悦、举止高雅与感情细致。(P49)

然而在她的灵魂深处,她一直期待意外发生。她睁大一双绝望的眼睛,观看她的生活的寂寞,好像沉了船的水手,在雾蒙蒙的天边,遥遥寻找白帆的踪影。她不知道什么地方有机会,哪一阵好风把机会吹到眼前,把她带到什么岸边,是小船还是三层甲板大船,满载忧虑还是满载幸福。但是每天早上,她醒过来,希望当天就会实现,细听种种响声,一骨碌跳下床,纳闷怎么还不见来,于是夕阳西下,永远愁上加愁,她又把希望寄托在明天。(P51)

一个人的好天气》:这就是小清新吧,有人很喜欢,但不合我的胃口。看到靳口上青山七惠的照片和介绍里说这本书获得了芥川奖,心想她不会和深绘里一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