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是复杂的,性格迥异的,在一个地方时间长了,对那些人的秉性了如指掌,可以熟悉到发生一件事就知道他的举动,言语,甚至表情,大多时候总是消极举动的揣测,然后那个客体就真的如我所想的那样去做了,看他表演会心底觉得他滑稽得到位

很多时候由于立场的不同,我们会被这些人主宰而欲罢不能,这个时候本性会有一种应对方式,我不知道别人如何,如果当事人有我,我却好象浮想的情况多点

我就会情不自禁把事情接着往下想几种结果,好的坏的,不同情况下当事人的反应,会说什么话,什么表情,往坏结果想的时候牙恨得痒痒,就会比较郁闷起来,往好处想得如鱼得水的时候就会豁然开朗起来

而这些浮想却不是事情的结局,有些事情也许没有真正的结束,没有个真正的解决,得不到了段

完全思维飘渺

这似乎是我的情感发泄方式,这些和工作有关的发泄

很多想法也只是停留在如果上,没有得到进一步的发展,有思维妥协的嫌疑,严重的神经衰弱,不过大多时候我都是往积极方面去想,然后春风得意,哈,有点自欺欺人

生活中这些奇形怪状的人如果被我具体写出来一定非常有趣

天热了,棉的一切都该换成单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