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书架,翻出两样古董,乱七八糟的东西还真能留。

这个是04年我第一次去北京的车票。看着这张车票,身体还能想起当时在车厢门口蹲着的那一夜呼呼的凉风,眼睛还记得旁边一大哥一手一只凤爪一手拎着小二,耳朵里还回响着那么多的嘈杂。

六年前,我离开生活了五年的城市,一路向南,向往着新生活,激动又迷茫,那一天改变了一生。

在北京过了一年之后,终于受不了房东不停的骚扰,花了十几块,办了这个北京市暂住证。因为有点儿什么事儿他都来找我,两会、妇女大会、五一、国庆,他怕来突击检查暂住证,我没有,连累了他。

根据史料记载,办证时间是2005年9月18日,一个耻辱的日子,一个正常纳税的中国人,在自己的国家还要随时带着一个证明你是这个城市二等公民的证件,要不然随时会被赶出去,即使你一直遵纪守法毫无过错。

留着吧,多年以后这玩意儿没准和当年日本鬼子发给中国人的良民证一样有史料价值,见证一个荒唐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