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有点儿与众不同,2月29日,四年才有这么一天,跟昨天明天都不一样。昨天明天,到了明年你都可以说,去年的今天。而今天不一样,2月29号,四年才有这么一天。

以前无所事事的日子很多,一抓一大把。在那些无所事事的日子里面,我总喜欢思考一些问题。有时候思考终极问题让我彻夜难眠,憋得难受就一支接一支的吸烟,结果我房间里面的蟑螂出奇的少。

我有一个很要好的哥们,人称郭大侠。他曾经跟我说,在他六七岁的时候,曾经仰望星空思考生存和死亡、宇宙和人生这样的终极问题,经常会默默的留下泪来。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那么大的孩子哭鼻子很正常,但是因为思考终极问题而哭的孩子恐怕不多,至少我小时候不是。所以我一直对他怀有敬意,不是盖的,我们那群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的人,我佩服的不多。

后来慢慢的,思考的东西越多,肚子越容易饿,思考带来的喜悦并不能抵消饥饿带来的痛苦,吃饱饭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把更多精力放在填饱肚子上,思考的时间短了,思考的东西也少了,人就会不可避免的产生空虚,这是一个习惯思考问题的人常会碰到的事儿,所以想办法找出个平衡来是很重要的。

我喜欢有想法的人,对事情有自己独立的思考,而不是随波逐流人云亦云。

王小波写过一篇《思维的乐趣》,人在思考的时候,能够得到很大的乐趣,这种乐趣常常是不足与外人道的。而不用脑子思考的人有时候也能获得乐趣,而且也是自给自足的快乐。经常见到有的人只会说yes和no,这只是你的态度而已,而支撑态度的观点却不见,这是一种很白痴的表现。

脑袋是干嘛用的?只有态度没有观点,你丫就是没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