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完澡,盘腿开始喝豆浆,满满一大碗,一勺一勺。

快喝光的时候我问领导,为啥豆浆不咸不甜的,这一大碗怎么也就能喝下了呢?领导解释说,这就和人喝酒是一个道理。

哦,原来喝的是豆浆的味~

有时候,我很执拗,想出一些白痴的问题来,不知道这属于什么症

比如,如果脚趾头抽筋,不去管它,人会不会死

我最近有点祥林嫂症状,天天嘀咕某人的无厘头举动,一遍一遍嘀咕给领导听,领导说,如果你一直在意这类货色的言行举止,那么有一天,你会变得和他一样,于是乎,我开始节制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