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年冬天去,之前还是很恐惧那边的0下10~20的温度的

可能因为是暖冬,今年的冷没那么恐怖,早晚温差还是比较大的,从放在阳台上的雪糕就能知道外面的温度

还好,我有加厚的登山、滑雪专用的一套保暖服,所以我就不能辨别是真的没有想象中的冷,还是衣服够严实,够挡风,反正除了鞋邦和裤腿缝里有风钻,其他都很严实的,靠这套衣服我和0下10度抗战了9天,结果我胜利了。

刚下火车走在齐市马路上的时候,我的眉毛、睫毛被结霜(冰)了,生怕眼睛被冻起来,然后睁不开了,领导一个劲地往我眼睛上哈热气,然后我眨啊眨,总算没冻上

路上的当地人也没穿很多,好象就我一个人武装着,帽子,衣服帽子,围巾,然后就留着眼珠在骨碌骨碌的,没有他们说的感觉鼻子里擦了两个冰棒,鼻子和耳朵也没一碰就掉,因为我的鼻子包在围巾里,一直包到家,哈哈!不过吐的吐沫应该是到地就结冰的(我没试,但看到有人随口吐的固态了)

最明显的应该是车窗上的冰花和霜了,我们的火车,我们坐的汽车,早上起来的窗玻璃上全是,一路上还看到很多人在冰面上走,还有在冰面上砸个咕隆,貌似在吊鱼的,最明显的是嫩江吧,那么宽也冻上了

东北的风很是刺骨的,吹在脸上跟个小刀似的,这个比喻一点不假,路在外面的脸一吹就红的,领导做个实验的

在屋里我们穿着春天或者夏天般,出门就得武装起来,门里和门外是两个季节

总的来说,今年的冬天,今天冬天的齐市不够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