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杨浦4年了,离开那个阁楼也4年了

今天正好去杨浦,于是带着领导去看望当年住在阁楼对面的阿姨,那个照顾我几年的阿姨,从来不把我当外人,下了班留吃的给我,周末做饭给我吃的候阿姨。

走进那熟悉的胡同,4年前住在那里的几户人家还在,其实本应该在,因为那些是本地人,都拿着低保,等着拆迁的本地人。我们到的时候快8点了,楼道里的门已经锁了。

领导曾经总结过,一些上海老阿姨就是热情,如果问路找到她们,她们不但给你指路,大多数会把你带到目的地,这个一点不假。于是我硬着头皮找一楼对门的老阿姨帮忙,果然,那个阿姨热情地帮忙叫门。

候阿姨跌跌撞撞从楼上下来,我往她面前一站,她就认出我来了。我就是4年前住阁楼的丫头,我知道她很意外,毕竟4年了,我一直没有再过去看她。

阿姨的家里还是干干净净,我喜欢清清爽爽的老人。她盘腿坐到床上,我们聊天,大多以她说我听为主。

这4年里,对面和3楼阁楼上换了多少住户,是些什么形形色色的人,几点下班之类的。

这几年,她摔过2次跟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摔跟头,感叹自己老了。

她现在还是每天送孙女去学校,尽管孙女已经读高一了。

过几天她要去太仓附近买墓地,那块地皮很好,风水好,她的兄弟姐妹都在那里,就是很贵,要好几万。

我也跟她讲了我这几年的变化。她催我尽快生孩子。我承诺以后生了孩子带来一起看她。

她有糖尿病了,我买的香蕉还让我带走了,她不能吃,买东西的没有没有考虑这些。

她一直偷偷瞟着领导,后来在我耳边说,这个孩子不错,挺老实,个子很高。我补充,人很好,对我很好。她笑得很满意。

这几年,我一直有这么个心愿,希望有空可以带领导一起去看看候阿姨,这次总算圆了这个梦。

领导注意到了候阿姨家的一个细节,墙上挂的一个年轻男人的老照片,我想,那应该是她老公年轻时候的样子吧。

回来我跟领导说,等我们老了,不管谁先走,最后我们的骨灰要混在一起,放一个位置。

祝候阿姨身体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