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花同学昨天订婚,农历10月初十,由于最近比较忙,特殊时期无法请假,于是我就只能周末提前回去。

我回去的目的其实就是不想让老妈太累,我订婚结婚的时候,由于领导家离我们家太远,我们家都办了酒席,轰轰烈烈地请客吃饭。

事后才知道,因为农村里都是在自己家里办的酒席,妈妈为了置办的菜单,做了太多的准备工作。帮忙的人不多,很多需要老妈一个人去准备才能保证一切都顺利。一些需要预处理的东西,比如动物内脏之类的,都是相当麻烦和浪费时间的,而老妈是个做事特别认真细致的人,她力求完美。那些日子,她都忙到半夜,喜糖装得睡着了,醒来接着装。凌晨了还一个人到河里去洗那些预处理的菜。我结婚是在阳历的12月10号,乡下温度已经很低,水已经是相当地刺骨的。再加上老妈当时的心情,用悲喜交加不太靠谱但却真的是她那时的情感写照,由于我嫁得太远,老妈真的不舍得,偷偷背着我留了很多很多泪。在那样的心情和天气下,默默地付出那些,这也只有父母才会不计回报地付出这一切。即便事隔快2年了,想起这些,揪心是唯一的滋味。

父母太需要孩子的照顾了,我喜欢抢着帮她拎有重量的篮子和桶,尽管拎起来很吃力,但我依然坚持一个又一个来回,一时的辛劳又有什么,只要她能体会到孩子的这份体贴,我多么希望能常在她身边,替她挑起一个个重担。

我骑着三轮车带她,从农田里回来,到集市上拿菜,尽管吃力,但我能体会她片刻的轻松,那种感觉应该就是我在经常受到领导的呵护下的幸福感。

她们需要什么,只要是可以买的,绝对满足。那种能满足他们一时物质需求的成就感,至少会减轻自己一点点负罪感,我们为他们付出的太少太少,一有机会,就不错过,不放过。

帮老妈干活是一方面,主要还是陪她聊天,或许暂时不能替她从根本上解决她遇到的一些麻烦事,但我们只需要做一个虔诚的听众,就能让他们欣慰几天,一切都值。我们边聊天边洗肥肠和猪肚,一直搞到1点多才睡觉,真不知道如果只是妈妈一个人,是否要搞到天亮?

每回去一次,就看到爸爸妈妈又老了,这是个无能无力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