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天气明显冷了,昨天还依稀有雪花飘舞,但总是积不起来,打电话回齐市,雪依然积着等我们堆雪人打雪仗

早上戴着帽子出门,鼻子依然会冻着,走走路暖和许多,冬天依然冬天着

上班路上见一女骑车三轮车上坡,很吃劲,我在人行道,离三轮车大概80-100米,女抬起屁股用力蹬着车,坡肯定是上了,我没有回头看,也没有用余光看,只是个路人,仅此而已

突然想到小时候的作文,《我的星期天》诸如此类的题目,大伙写怎么帮助路人,怎么帮助孤寡老人,怎么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千篇一律,小时候真的去帮过一个老人,还记得我们大家称呼她“驼娘”,她的房子很小,小到真的只有现在家里的床那么大,堆满了杂物(都是她检了准备卖钱的)。。。种种历历在目

这些事情我们现在似乎不会去做,看到这样的文字也许觉得矫柔造作,似乎比较遥远了,路边的乞丐不会再去投零钱了等等等等

不是我们冷漠了,而是社会让我们冷漠了,太多的骗局让善良的人受到了伤害,于是人人开始自我保护,径直走着自己的路

只是因为我们老了,而社会年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