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经常去的那家东顶,装修了一个月,于是,领导的头发就长了一个月,几近可以扎小辫子的地步,这两天,终于装修完了开业了

领导终于可以改头换面了

灯光加整面的镜子,就能把室内照得格外明亮通透,于是,我跟领导说,以后我们家的房子里也要多装镜子,我走到哪里就可以臭美

每次当我说着这句话的时候,领导便会嘲笑我。因为家里现在的那面大镜子还是他自己做主买回来的,之前我一直嫌贵没让他买,一天在我加班的空挡,他强行买了回来

理发店装修了,意味着又涨价了,他们家每年都是装修一次涨价一次,我们都有心理准备,反正办的卡如果我不做头发,一年里怎么也用不完的

我们一直理发的那个设计师,这次已经升到总监了,身价翻倍,理一次价位是以前是2倍还多,好家伙,比我家领导和我的加薪幅度还高,还好大家都已经很熟了,给了我们一个最低的折扣,好歹说明我们眼光不错,选了这么个有潜力的设计师

回来的路上我跟领导开玩笑,涨价的不是理发师啊,是你的脑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