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段时间,没有什么能留下来的

写这些东西的时候,我们都在哪里呢?

—————————————————-

2006年1月4日

我们不断邂逅,不断别离,我们离开一些人,也被另一些人离开

这就是人生,这就是命运,不管我们是愿不愿意,要不要挽留

我盯着远方,远方也盯着我

2005年12月30日

因为工作关系,辗转在各个大学学科之间,现在开始主攻数学。

其实一直对数学很感兴趣,大概是因为小学的时候读过一本数学史的书吧。

说起那本书,现在真想再找来看看,可惜我只记得是一本数学史,名字和作者都忘记了。

这本书可以说把数学、数学家的故事描绘得惊心动魄。记得有一章写一个数学家出难题给牛顿和莱布尼茨,好像是关于悬垂曲线的(大概是这个,年代久远,记不清了),写得像侦探小说一样。让你就不得不对牛顿佩服得五体投地,有六体也投下来了。

初中的时候一直是数学课代表,这是我这个无政府主义者不当学习委员之后唯一保留的非正式职务。

高中的时候数理化都还不错,不过只有数学老师要求我答卷的选择填空题必须全对,一个错误的都不能有。

现在重新开始看数学了,感觉脑子没有以前灵光了,以前一搭眼就能找到门路的题目,现在要抠好半天。

单老说,人老不以筋骨为能。看来脑子也不能了,呜呼哀哉

曾经像白岩松一样“渴望年老”,渴望那份成熟。可是如果成熟需要用脑子愚笨来换的话,我宁愿做个不成熟的人。

如果有一天我的脑子不再灵光,反应无比迟钝,那大概也就是感到生不如死的时候了。

2005年12月26日

好事总是慢慢来,坏事总是突然来敲门

2005年12月24日

今天平安夜,我很平安,一个人躺在床上不出门,什么事儿都不会有

外面是一个不属于我的世界,也许我看不到的人和事儿我都无从把握,暂时都不属于我吧

门口的体育馆前开了一个滑冰场,刚才等电话的时间在那里逛了一圈,伴着音乐,很多人在溜冰,戴着红帽子,一个个傻傻的

傻傻的快乐着

隔着铁栅栏,我一个人站在旁边的操场上,看着另外一个世界,那边一群人,在狂欢,我这边的操场上就我一个人,在孤单

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可是心情还是不能平静

等待,我讨厌等待,我怕我的激情被磨灭,时间,空间,这些东西让我觉得很遥远

让我始终饱含激情吧,对人,对事,凉水少一点,热情多一点,我应该能做得更好的

对了,刚才在操场上听到一首歌--取暖

告诉我有没有人让你取暖
谈情感 谈孤单 谈平凡 虽然所有相聚都可能面对离散
下一晚 下一站 下一段 告诉我有没有人让你取暖
如果能 再回到 你身边 那些走在大街的日子 多简单 多自然

在这个寒冷的夜晚,有没有人让你感到温暖?

2005年12月21日

有石头先敲自己

最近在看余华的《兄弟》。

余华的文笔自成一家,下笔极狠,总想在什么人身上挖下一块肉来。从《活着》到《许三观卖血记》再到这部《兄弟》,虽然书是越来越厚了,但是都同样透着悲惨和苍凉。刻意营造的悲惨是为我所不齿的,不过这些书给我的观感还不是那么刻意。余华的目光是冷的,冷眼看着别人发生的悲惨的故事,字里行间让人看着脊梁沟冒冷气。

因为《兄弟》,我又想到了《活着》,因为《活着》,我又想到了《霸王别姬》。

我说的是电影。

个人认为,这两部片子是中国第五代导演中最杰出的两位的最杰出的作品,同样也是多数人只能通过非法渠道看到的作品。只是因为他们揭了“国家的伤疤”。美国人可以揭自己的伤疤说越战,德国人可以为自己的过错悔过,我们也可以让日本人忏悔。可我们不能面对自己。

当代人写的当代史都不可信,后人写的历史,我们又看不到。做什么都可能是非法的,包括想了解一些发生过的事情。我对一些事情很感兴趣,战争年代,大跃进,整风运动,文革,一九八九……我不是有窥阴癖,只是不想有些记忆被生生的删除掉。

基本每天早上都看《参考消息》,现在差不多都是中日关系。我们现在能看到一个强硬的政府,对外不再温和,给了我们极大的信心,让我们感觉很有自尊,不关我们生活得到底怎么样。

二战之前的德国和日本,国内矛盾重重,只能对外强硬,树立民族主义大旗,把人民的怒火引向国外。以史为镜,没别的意思。

在人类历史里面,有一幕永铭人心的场面:一群手拿石头,咬牙切齿的人,正在准备将一个淫妇打死时,有一个人挺直了身子,脸上交映着一种不可言喻的圣洁与慈爱的表情,缓慢而确定的吐出一句话: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当众人低头散去时,他用无限慈爱的声音对淫妇说:我也不定你的罪,去罢,从此不要再犯罪了。

国内某老板说:谁的屁股都不干净。不过当你让别人忏悔的同时,先看一看自己吧。

2005年12月18日

2005年还没走完,我已决定说再见了,我需要的不过是另一个开始。

2005年是从失恋和失业开始的。如果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那么这样的开始就注定了这将是让我难忘的一年。

不知道该怎样纪念我的2005,这个和我大学寝室号一样的年份。生活在继续,我仍然在路上,身后留下的还是冗长的记忆,凌乱不堪。我曾经想完美的规划我的2005,可是生活不是按照我的想象来进行的,这种身不由己的感觉让我浑身不舒服。自己走过的背影依然有些冷清,这当然不是我想要的,可我无能为力。

2005年,我觉察到自己改变了很多。生活总是如此,一方面空白了,自然会有另外一些东西来填补。2005年末,我开始学会用更写实的方式来生活,文字似乎离我有些远了,而有些东西却离我更近了,我开始努力,努力生活。

长时间的失业,让我始终处于无所事事胡思乱想当中。如果我说那段时间,我都用来思考,肯定会让人觉得矫情,但是我真的思考了很多事情,有些想明白了,有些还在糊涂着。曾经是一个自以为活得很明白的人,后来觉得活得太明白了很累,于是就开始糊涂的过日子,反倒轻松了很多。也许这是另外一种明白吧。

我仍然是一个怀旧的人,我穿上一件衣服就习惯总也不换,每次穿上新衣服,就像没有穿衣服出门一样;可我又总是想舍掉熟悉的一切,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幻想着在那里我可以自由自在,什么都可以不用在乎。

半年终于找到了工作,精神状态好像一下子好了起来。真不知道当初是因为我精神沮丧而失去了工作,还是因为失去了工作而精神沮丧。认识的人多了,可是感觉除了废话,什么都没得说。现在的人越来越不相信别人。一个男人,只有两种情况下对身边的人毫无戒心。在心爱着的姑娘身边呼呼大睡,在知心的朋友面前酩酊大醉。

许巍终于开了演唱会,可他带给我的最初的感动已经慢慢的淡去了。在这个流行又是老鼠又是蝴蝶的幼儿歌曲的年份,在这个听着只能打动人耳朵不能打动人心灵的音乐的年代,有时候坚持一些东西,好像有些傻。

2005年的冬天,我还看了一部叫《独自等待》的电影。影片里女主角说:要么好好活着,要么赶紧去死。是的,不管生活如何,我们都应该好好活着。我愿意用它来作我2005年的结束语和我2006年的开场白。

继续走,继续失去,在我没有意识到的青春。

2005就要远去了,我很怀念它!

2005年12月11日

去爱吧,就像从未受过伤一样;

歌唱吧,就像没有人聆听一样;

跳舞吧,就像没有人欣赏一样;

工作吧,就像不需要钱一样;

生活吧,就像今天是世界末日一样!

再加上一句:去追寻梦想吧,就像我们还是纯真的孩子一样。。

2005年12月9日

今天下班回来的路上,车里的广播主题是重逢

我想了想,好像没有盼着和谁重逢,我是说那些多年不见的人

这是幸运呢,还是不幸呢?搞不明白了

时光荏苒,岁月流逝,小时候喜欢的女同桌已经成了一位可敬的孩儿他娘

那些在我生命中滑过的人,该干嘛都干嘛去了

每天都会遇到很多人,擦肩而过,有的人成了朋友,有的人成了知己,有的人成了爱人

有的人,就算把衣服擦破了,也还是陌生人

2005年12月5日

在路上,晃晃悠悠,直到支离破碎。

这两天看了两个香港电影--猛龙和杀破狼。当成龙还在装帅哥的时候,洪金宝只有当坏人被猛K的份了。年华老去,曾经的辉煌也只是过眼云烟,克鲁斯都给那么大的小伙子当爹了。

有一天我们都老了,有一天我们都消失了,就算往最好的地方想,我们的子孙也许会记得,祖上曾经有个谁谁谁,当年是干什么什么的,可是他们不会知道我们在某个时间干某件事儿的时候的某个想法。无所谓了,谁用得着别人记得,现在过好比什么都强。

2005年11月10日

日子像水啊

孔二哥说,这时间啊,就像这河里的水一样,没白天没黑天的流啊流啊,不停的流

这日子啊,一天天的,平平淡淡的过去了

没有了考试了压力,没有了找工作的压力,整个人一下子放松了

这就是要承受的生命之轻吧,没有了压力,反而感觉更累了

每天上班下班,经过漫长的等车,挤在狭小的公共汽车里,忍受着汗味和一群女人恶俗的香气

日子都是这么过的吧,我也不再例外了

就像发上天的卫星,都有一条预设的轨道,你只能在那里,每一刻你在哪里都是可以想象到的

昨天晚上看了一部半电影,都是以前看过的,现在我没有看过的电影,都不知道有哪些还值得我看了

《第五元素》

法国最好莱坞的吕克·贝松的经典,和我前两天再次看的《这个杀手不太冷》一样,都是出自这个家伙的手。

法国电影看过很多,就这胖子最合好莱坞的胃口的。

这片子里面除了布鲁斯威利,其他角色都是神经质,包括总统。两个片子里面共同的坏蛋,Oldman,都是一样的刺眼,这家伙连肯尼迪都敢刺杀,空军一号也是他劫的。

最近法国有点乱,巴黎,浪漫之都,一片混乱,在自由、平等、博爱下面,掩藏着巨大的危机,终于爆发了。

《七宗罪》:只下载到了半部,还好是后半部,神奇的史派西出场了。

冷峻、狡黠、睿智、酷、内敛、性感、迷人这些词汇都可以用来形容他,《普通嫌疑犯》、《洛城机密》、《美国丽人》、《七宗罪》、《王牌对王牌》,他的这些片子在表演上都无可挑剔。

超强的片子,还有那句:“海明威说世界是美好的,我们应该为之奋斗。我只同意后半句。”

这随笔可真够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