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网上给我订了很多考试的书,今天都到了,新的一轮的学习要开始了,我心理明白,也有了第一轮的规划,需要的只是努力。

晚上做梦,梦见自己回到母校,是以一个复读学生的身份去见我们的班主任,看着很多陌生而幼嫩的脸庞,我来寻找印象里熟悉的身影,而我一直没有找到,恍惚间终于明白,事隔6年多,哪里还有昔日的同学,大家都已各奔东西。。。

最近感觉时间过得太快了,回头看看,星期一,星期二,星期三,昨天,今天已经周五了,我们已经在盘算元旦回江苏,春节回东北的事了

还没有跟爸妈说今年过年要去东北的事,没有出嫁的女儿过年去未来的婆家过年好像不太被允许,农村里对未出嫁的女儿规矩是有的,我不想早早地告诉他们,先瞒着吧,呵呵,瞒着,我瞒着他们老人家多少事了,有时候有点怀疑自诩的孝顺名存实亡了,是不是每个月寄点钱给他们,偶尔打个电话就够了,这些隐瞒是善意的谎言还是一种罪过,没有答案

我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在犹豫什么,或者为了隐瞒什么,也许有很多个WHY在脑子里来盘问自己,也一直似乎只有问题,没有答案,或者我根本就没有去真正想回答这个问题,或者是我害怕答案,我在回避,一直回避过去的这么多年,如果我不回忆那是欺骗自己,有些刻骨铭心的事始终在心底,抹不掉的点点滴滴,只可意会,没有人的时候偶尔回味回味,这些需要某些心理素质,需要去承担种种义务,我对自己这些成长的经历有的只是感激,是庆幸,它是一笔不可多得的财富

我只是想喘口气,不想总是匆匆忙忙,汗流浃背地去迎面每一个不得以的生活场景,也没时间抬头看看前面的路到底该怎么走,我准备好了吗?

耳边,人群在热火朝天讨论民间组织的迎新晚会,而我似乎置身事外。。。

窗户外的雨滴顺着玻璃划出一道道不规则的轨迹,也许它们也不知道该流向何处,或者在雾气中自然蒸发,回归自然?

下雨天会有小小的忧郁和惆怅,冬天的惆怅夹杂着丝丝寒意,入骨三分

领导说以后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一切都会有的,我们都坚信

键盘是黯淡的,文字是灰色的,明天是美好的,给自己一个微笑,灿烂的,灼热的。。。^_^

btw:本来想自制圣诞卡片邮到领导公司的,貌似领导对外国节日不感冒,了表下心意,领导要双手接着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