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有很多搞笑的人,他们时常成为我们的饭后谈资,一笑了知

A某

平时是个相关小气的人,并不是没有钱,而她是严以律人宽以待己,有铁公鸡之美誉

很不幸,这个新时代的葛郎台小姐本年度丢了两部手机,貌似是在很短的时间内

说这个不是为了八卦或者是心灾落祸,个人有时候有点相信因果报应这么回事,总觉得做坏事的人总有早晚有报应,当然了,A某某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大坏事,只有不太懂世道而已

最近一次发生了一件让我喷饭的事

A小姐突然大发善心,一日,主动(请注意这个词,主动加重点符号的要)给她同事一包桂圆or荔枝,当时她同事很诧异啊,铁公鸡今天掉毛了,不料翻到生产日期一看,乖乖窿地窿,当日正是这包鲜果的best befor日期,吃进去的果子立马吐出来丢进了垃圾桶。。。

爆笑,小姑娘一个怎么搞得来跟个老太太似的,这突然让我想到小时候,一个不远不近的高寿亲戚(爷爷的姑姑),百岁老人了,她就经常会把中秋的月饼留到过年,然后让爸爸带回来给我们吃,这是对我们的溺爱,小时候也是我们期盼的,而这位A小姐,性质完全两样了。。。真的让我无话可说了

H某

她做错事从来不承认的,总是找一切外因,要么是下面的人的错,要么是电脑原因,系统出错,还总是振振有辞

所以当每月大家遭受到她的错误引发的对大家的损失时,大家都会边叹气边说“这个月系统估计又出问题了”,“这个月系统出错有没伤到你?”“这个月不知道谁要成为替罪羊了”。。。

有时候我会有些很坏的小主意,不去揭穿她,然后很平静地看她在那编造理由,她的口型,她的肢体语言,然后偷着乐,象在欣赏小丑表演。。。

L某

可能处于修养问题,一般招呼别人时候不叫名字,他会穿口哨,在办公室也是如此,逗的不在他,而在他下面的两个人,经常会他的口哨后一起回头或者询问“叫我吗?”。。。然后会小跑过去(注意了,是小跑,不是走过去,哈哈),侧身聆听教诲。

标准的贱,自己又不是宠物,搞得来办公室跟个动物园似的,跑步声接着口哨声,集训啊?

L某会经常大声讲电话(得意忘形时),大声的同时还有用手或用笔敲打桌面,发出有节奏的噪音

L某也会经常丢电话(当然是被电话激怒时),通常丢了电话会脏话连连,什么不堪入耳的话也骂得出来,旁若无人

最近,传言L某有作风不检点的例案发生,让我产生了心理阴影,不太敢看他,会觉得他相当龌龊,怕视觉污染

W某

一个娘娘腔,大概是最近看有关同性恋的电影看多了,最近我开始怀疑他是GAY

他会隔三叉五在同事面前畅言,声称自己知道公司每个人的收入,还说得有零有整的

公司里谁谁的诽闻什么的,公司里要发生什么人事调动等等诸如此类的,他总说得有鼻子有眼睛的,貌似他是情报局的

男人这样38。。。

换言之,生活中有这样的活宝,犹如怪味调料,犹如芥末,也许能被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