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夏天来得这么快,似乎又走得这么快,眼看已经立秋了,天气还是这般炎热

每天,我走着或跑着去车站的时候,总是大汗淋漓,尽管些许凉风,抵挡不了那股热浪。对于这个夏天的温度,没有太多特别的印象,它一如既往的来,也会一如既往地走,无法阻挡,最终也无法挽留。我的记忆被一系列的事情挤得满满当当,唯有这样的夜晚,属于我的思绪自由自在。于是,钻进这个空子

我终于拿到年终奖了,虽然不多,但聊表心意,好歹让我有了短期的动力,尽管这是对上一年度的激励。属于我的功勋章,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

于是领导终于如愿买了本本了,虽然用户名设置的是我的,但这是作为给他的生日礼物买下的。

我们的系统终于上了,这是在风声放出后的两年出生的,虽然难产,但总算母子平安。我也终于学会了这个堪称十分有用的东西。

说来都是收获,忙碌的背后,应该有所得。有得也有失。

忙得没有精力打电话回去,打电话联络弟弟、妹妹,打电话联系我老婆,人的精力真的是有限的,我暂时就把这些没有完成的事情放到我日程上,逐步去完成。工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是全部,我投入了我全部的精力,我失去的,我得到的。只能自己去权衡,自己去掂量。

爸爸妈妈终于第一次来上海了,虽然只呆了几天,再见到他们的这次,我感触颇深。眼看现在,回忆过去,泣不成声。

由于我们常年在外,一年中陪伴他们的日子真的是少之又少了。平时总的一年也呆在一起不超过一周。当我们离开父母的庇护,自己飞离那个家的时候,我们就离他们渐行渐远了,但我真的不希望我们的心离他们越来越远,特别是在他们渐渐年华老去的日子里。

而如今,他们真的都老了,爸爸已经掉了很多牙齿,零星的几颗不整齐的牙齿已经无法享受大部分的美食了。而我,对他的记忆却一直停留在小时候,那几年的夏天,他总是带西瓜回来,那是童年或者少年时期最好的水果,留给我的绿色的记忆永远挥之不去。又一年,我的倔强惹爸爸生病了,我的愧疚和懊恼至今或者永远挥之不去。这两段记忆萦绕在我脑海了,再看看眼前的父亲,消瘦的身材,无力的咳嗽,微微颤抖的双手,已经无法正常地书写。而我做的只是给他挖挖耳朵,剪剪脚趾甲,做他最爱吃的虾,买他最爱喝的雪碧。。。。

妈妈日益泛白的头发,已经松垮的身体,诉说近况时的泪水,玩笑时的爽朗的笑声,那样真实,那样的心酸。她完全是一个没有心机的女人,不去伤害别人,受委屈的总是自己。而她只是希望儿女能做她的倾听者,体谅她,信任她,安慰她一下。我的记忆里都是她为了家庭的奔波,起早贪黑的田间劳作,一年四季的重体力,开学时出现在校长办公室的身影,陪爸爸去医院车上无声滑落的泪水。如果你没有亲临这些,如果你没有亲眼目睹这一切,你又如何能体会她的艰难,她的心酸,她一个女人,为了这个家付出太多太多,背负太多太多的责任,而一直这样不离不弃,无怨无悔。她一个还是文盲的农村女人,抚养、教育了3个现在不算成功但也没有让人失望的儿女。

父母给了我们最宝贵的生命,我们唯有推心置腹的感恩才算是报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