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女厕所的门锁坏了,有同事被关在里面,最后是男同事用野蛮地踹门方式才破开门的

以后在单位上厕所也得带着手机,不然一旦锁坏了就完了,出不去了

这事越想越后怕,如果哪天我加班时候被反锁了,就我一个人,而我没有带手机,那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接着一连串的事情发生了,我们家领导一定是打无数个电话也找不到我,我的手机一直是开机状态,直到打到没电,而我将会饿晕在厕所里值得第二天或者第三天有人来上班才知道,那是多么恐怖的事情

针对我的设想,领导十分冷静地说“放心宝贝,一般人3天饿不死的”。一阵冷风嗖嗖地飘啊飘。。。。,我反驳道”你老婆即便是饿一顿你也会心疼的!”

今天又吃了一顿离别饭,心情有些沉重,也很复杂,洗完澡后突然睡不着觉了,于是大半夜开始发扬一贯的勤劳美德

大半夜我把衣服都洗了,阳台上晒衣服的时候,看对面楼里零星几家灯亮着,一定是在看世界杯,今天第一场的葡萄牙对朝鲜,踢到最后我突然很同情朝鲜那些辛苦的孩子们,唉,不知道他们输了什么后果,葡萄牙真该给人家进一个球,哪怕放水也好啊,唉,最后却来了个那么大的比分差

这届的世界杯,前前后后跟着领导看了好多场,每届我都认识一些球员,记住的没几个,上届我认识了布冯,但这届他就因所谓的腰伤困扰与后面的所有比赛几乎无缘了。因为世界杯,我申请领导给我买32面旗子,我要标在墙上,学习一下哪个国家是哪种队旗,这么初级的要求,因为我只是个球迷家属,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球队,踢得好的我都喜欢,我看的是热闹和帅哥,足球我终于和领导一起喜欢梅西了,真希望他后面能进个球,人家C罗今天都进球了。

楼下十字路口停着一辆巡逻的警车,那种小电动车,巡逻的人不知道躲到哪里睡觉去了,只见车上的警示灯闪啊闪

还是睡不着,于是开始准备早饭的菜,洗洗切切。洗好切好,清洁切板、刀具。刀面上的洗涤净泡沫被水冲掉后,现出明晃晃的刀刃,一道反射的光照到墙上。突然想到之前一个自杀未遂的同事,不知道她面对冰冷的刀刃时心理是否有过畏惧?又或内心的无助和绝望战胜了其他一切情感?这些真的无法理解,而我只能摇摇头,把刀插回刀架。这个世界,未知是大多数,无知也是大多数。

准备明天早上早点起来给老公做爱心早餐,给他一个惊喜。

今天吃饭期间,他们聊到一个新闻,说某地女县长之类的官,回家还给老公打洗脚水,他们认为很不可思议。这很不可思议吗?在外面再大的官回家不就是老公的老婆,老婆的老公?真不敢想象,如果生活中没有这些小细节,他们生活是多么的索然无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