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这两天情绪不高,老婆接连不是加班就是饭局,下班到家也是一个人,没人气儿。

世界杯开打,兴趣不大。98年在家跟着我妈开始看世界杯,02年在宿舍跟同学一起看,06年是在饭馆跟酒友一起看的,今年在家捧着电视,却发现没了兴致,提不起劲儿。世界杯本身也不好看了,你能指望一群百万富翁千万富翁拼了命的为荣誉而战?别扯了。

2

头两天看电视,郭德纲访问金雅琴,就是电影《我们俩》里面那老奶奶。老太太八十多,耳背,得趴在耳边跟她说话才能听见。我想我老了可能就是这样。

我爷爷老了耳聋,我爸从我记事儿起就耳背,我想我早晚逃不过这个命。老伴跟我说:明天要变天了。我说:谁要借钱哪?老伴说:今天去哪啊?我说:我不抽烟卷啦。

肯定特惹人烦。

也许到那时候,我能安安静静的把这辈子欠的书一本一本的读完,完全无所事事,什么也不想,混吃等死。

你给人生设想了无数种结局,谁知道最后会怎么样呢。

3

看了一本书,《冷血》。

提炼出一段话:如果你想援手去救助一只掉到陷阱里的野猫,不经意间却发现它的瞳仁里散发出憎恶与仇恨的光,那你会不会在惊吓之余缩回你那双原本充满了怜悯与关爱之意的手?

也就是说你会不会对施暴者也同样报以同情。

当然探讨人性的话题在咱这儿没法说,我们和谐社会没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