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爸妈回东北之后,我几乎就没怎么写博客,好像得了失语症,有时候无话可说有时候又有话说不出。

他们来之前,我们觉得小日子过得还行,他们来之后,我们觉得之前顶多只能算凑合。他们让我们养成了不少习惯,也帮我们改造了不少东西,几十年的生活经验真不是盖的,要学的真多。

短暂的停留后,他们又回去了,留下我们俩在这蜗居,没有了现成的早餐晚餐,周末没有人去排队买油条,方便面又回到了我的家。

2

对男人来说,老妈和老婆这二老能相亲相爱,真是莫大的福气,特有成就感。

都说情投意合,很多人能情投,但是不能意合,一时的激情早早晚晚磨灭在琐碎的生活中。想想,我们还真是幸运。

3

上周末公司搬家。现在在黄浦江边,一抬眼就能到杨浦大桥,上班累了可以到江边逛逛,看渡船来来往往。

新地方最大的好处就是楼下有个图书馆,虽然不大,但里面的书很对我胃口。准备在这办一张借书卡,有想看不想买的书就在这儿借着看了。

我和老婆正在看的两本书这儿都有,她的《荆棘鸟》被翻得稀巴烂,我的《盖普眼中的世界》却有九成新。不过我敢打包票,《盖普眼中的世界》是一本非常好看的书,只能说这儿的读者不识货。

4

我大概有一年的时间没有坐公交车上下班了,之前一直坐地铁。

地铁和飞机一样,是只要结果不要过程的高效率交通方式,跟现代人一样。所以现代人很少能写出古人那种描绘山川景物的东西,只能沉迷在个人的小情小调里。因为他们面对的不是风景,而是地铁车窗上自己的影子。

看着窗外,这苍白的城市。我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了,只要离开家,我就感觉不到爱,我觉得所有的东西都笼罩着灰暗,到处是肮脏和虚伪。我知道这是不对的,内心的浮躁遮蔽了双眼,得想办法安静下来。

5

头两天被一个老同学的老婆给惹毛了,继而又被我那面瓜老同学给惹毛了,不知道是他脑子搭错线娶了这么个老婆,还是娶了这么个老婆之后才开始脑子搭错线。

花钱买教训吧,碰到这事儿只能自认倒霉。看样子,多年不在一起的哥们求你办事儿还真得留神,谁知道他有没有娶一个特不靠谱的老婆呢。

这样是不是就慢慢让人忘却了当初分离时,把酒相对许下的豪言壮语?

6

窦唯的歌为什么都没了词儿?

因为有些事儿还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明白的,得你自己个儿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