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

这次回家过年,最深刻的感觉是,爸妈老了

老爸不再是我印象中的固执不可变通,他是那样的谦和,始终不变的是那份自信,残酷的岁月痕迹 早已爬上了他的发梢,带走了几分利索,留下了些许犹豫

有些话,父亲只会对女儿说,那本该是他心底的秘密,或者说他已经承认自己老了,希望儿女能帮他园那个梦,是儿女的一种责任

老妈看透一些家庭琐事,一些无可救药的人,她口口声声说自己不会再为这些而特别烦恼了, 她给自己的理由是,年纪大了,不和别人计较太多,累

他们诠释的是对岁月蹉跎的无奈

小花说她遗传了老爸的聪明,我遗传了老妈的勤劳,所以我们一家都是聪明的勤劳人,勤劳的聪明人

【例行审查】

这几天加班,因为还没开始正式上班,相对比较轻松,主要是在按自己步骤做事,没有太多节奏压迫,好歹有个缓冲区间,适应接下来高压力的半个月,要面临两个重量级的审查,一个是第三方的,一个是国际部的,正好审查完的当天晚上去接老爸老妈

俗话说,出来混的,哪能不挨刀的,让更多的审查来得更猛力些吧,我不怕

【恐惧再袭】

下午时候,打开公司网站首页的时候,一股恐惧袭击着我,印入眼帘的标题上,6个单词我只认识1个。一下子,胸闷难抑,疼痛从左边移到右边。突然想起几年前考3级口语的时候遇到的一个小姑娘,6-8岁,当时她流利的口语,惊人的词汇量,让我一度心生羞愧,痛定思痛。

然而,几年后的今天,当这陌生的篇幅刺激我的眼球的时候,同样的恐怖又回来了,而我,并没有取得进步,或许退步了。

愚昧总在寻找栖息的地方,如果一成不变,它就会盯上你。

年初三在小姨家,这次是01年高考后第一次去她家,席间谈及姨夫家侄子,当年我们同届高考,如今博士在读。其实小姨没有要拿我和他比较的意思,只是随意聊起。光影似箭,岁月如梭,10年1个变化,同一起跑线上人,都同样在和时间赛跑,其实是自己和自己赛跑。

突然庆幸自己还有恐惧的感觉,恐惧产生危机,为了逃避危机,人必定想法进步。

就像人害怕疼痛,畏惧死亡,所以人主动保持健康。

我希望类似的恐惧一直围绕我,时时促动我不再那么敏感的神经,逼着我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