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在江苏老家,不是在东北老家。

大年三十还阳光明媚,大年初一大雪纷飞,大年初二厚厚的雪又奇迹般的消失了。在南方几年,还是不能适应南方的天气。

过了初五,这个年就过得差不多了,很平淡,年节越来越没什么意思,但是又逃不过,大家更多的是为了过年而过年。

因为语言不通,去亲戚家吃饭,经常陷入方言的包围之中,完全听不懂别人都在说什么,也就没法加入,只能闷头吃喝,看起来就像个刚上门的傻女婿。还好我和岳父岳母的沟通还算顺畅,有我老婆充当翻译。

几年前开始进入这个家庭,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其中,也感觉到自己越来越重要,这也是婚姻生活的一部分,我也很乐于承担其中的责任和义务。

在老家感觉上海的生活有些超现实,远没有家里的那种质感;到了上海又恍惚间觉得老家是那么遥远,我们真的回去过吗?

一成不变的日子又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