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回来打开CCTV9,看了一半居然睡着了,领导的电话响了我才醒来,朦朦胧胧中闭眼和睁眼的时候看到的都是太极运动,很催眠

看书看到“宰予字子我,鲁人。。。”我问领导,为何古代的人都有个字,这么流行,后来我们调侃起来,我给领导起个字“一土”,“干一”,“二十”。。。然后就是两个人笑得快翻了

最近我和领导都给对方取名字,想法子取很土很土的名字,然后用这个土名字称呼对方,几经筛选以后发现,铁柱和彩霞够土,然后我们就用这两个名字称呼对方,铁柱GG,彩霞MM,哈哈

早上,同事跟我说,他自认为是很爱老婆的人,但发现领导比他厉害。

那是因为周一到周五的日子里,到8号线地铁的路上,都有1男背上背1个包,手里拎1个包,另1手再拽1个老婆,那就是我们家领导,手里拽的那个人是我,每天我们都是这样结伴去上班,我是小跑着跟在这个大步调后面,跟个蹦蹦跳跳的小兔子似的。

在动脑子写一个申请,我最怕写申请了,总觉得写申请就是在渴求得到某样东西,这次的这个申请感觉没有内容可写,唯一确定的“特此申请”,其实也就是个流程。

我突然发现如果一个人的效率低下,低就低在花太多的时候去等待,想好了就出发,那才是最高效的。

《象棋的故事》已经看完《看不见的珍藏》